当前位置:乐读中文网>甄嬛后传>

第一章:年答应的选择

书名:甄嬛后传作者:羽歆爪爪本章字数:3158创建时间:2014-08-22 12:15:00

    仲冬的皇宫依然寒冷,冬雪尚未化去,早起给皇后请过安之后,便早早的回宫陪我的温仪。

    其实宫里哪里都冷,若不是有温仪,我亦是不愿意回宫的。宫里冷冷的,渗到骨头里,今年的冬天更是冷的慌,大雪连续好几天了,宫人们说,早起扫雪,一脚踩下去几乎没到了小腿了。其实天冷也便罢了,心更是冷,前朝后宫的一番大动荡,搅的人人都心存余悸,不得安生。

    如今却也是一宫主位了,那日莞嫔的话尚在耳边“襄者,助也”只是,呵,多么的讽刺啊,我既是助了她,却也是害了华妃的,又如何能称之为“襄”呢?其实想来,这么多年,在华妃手下,日子虽说过的并不轻松,却也保得我和温仪能平安的活着,若非她那般的利用温仪,我亦是不会如此决绝的。如今这般的背叛,只怕那位心里多少是存着芥蒂了。且不论皇上是否多心,便是莞嫔,就是个棘手的,若来日她反咬我一口,我亦是百口莫辩的,到时,怕是下场还不如如今的年答应。别的倒也罢了,只是苦了温仪了,若是因着我,而累及她的一生,我便是死也不会放过甄嬛的。思及此,更是搂紧了温仪,如今这宫里,我也只剩下她是完全属于我自己的。

    正逗着温仪,音袖进来了,只是那神色似乎有话欲说还休,音袖虽不是个伶俐的,却也是见过些世面,寻常的事儿都是能处理的妥帖,甚少见着她如此神色,少不得的说道:“音袖,有话直说便是”说着,示意其余的人都退下,温仪也被奶娘一并带回去休息了,“你且放心说来便是了。”

    音袖犹豫了片刻,仍旧是俯身于我耳边道“奴婢偶尔偷听到莞嫔吩咐温大人给娘娘……”她越是停顿,我便越是疑心,敦促其不得隐瞒,音袖更是压低了音量道“给娘娘下药,此药只会让人觉得乏力,夜里多梦魇,不日便憔悴而亡”心下不免震惊,好快的动作啊,她竟是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除了我,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如此着急的下手,就不怕地位不稳么?甄嬛,既然上天让我知道了你的野心,那么你的算盘便是注定要落空了。

    遣走了屋里所有的奴才,只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呆坐着,有时候我很是喜欢这样的寂寞,似乎整个皇宫里所有纷扰都与我无关了,只有我一个人存在着,实实在在的,唯有此时,我才是我,不只是一个附属的曹琴默。

    果然,甄嬛这个贱人是不会放过我们母女的,如今怕是皇上和太后也深为忌惮,只道是我阴狠毒辣了。心下一番计较,便又唤了音袖“去备上上好的蟹粉酥,随本宫去翊坤宫走一趟吧。”

    翊坤宫依然是那般的巍峨,只是全没有了曾经的那种俾睨天下的气势,随着华妃的陨落,翊坤宫更显出一种颓圮之势。走在熟悉的宫道,熟悉到连哪块砖有裂痕都一清二楚,只是时移世易,曾经她是高高在上的妃,我不过是个贵人,现如今,却是我为嫔,而她只是个答应,骤然的身份转换,倒叫我一时也不甚适应。她依旧端坐在主位,是了,依她的脾性,如何会屈就向我行礼,即便只是个答应,那种常年身居高位的气势却是不减半分的。罢了,我也不在乎这么些虚礼,沉默了片刻,终是开口道“妹妹带了姐姐最爱吃的蟹粉酥来,姐姐尝尝吧”说罢,便将食盒交给颂芝。

    颂芝方摆上茶案,年氏便素手轻扫,一碟子蟹粉酥便洒了一地。我也不怒,早就料到如此了,又怎会恼怒?年氏恨恨的盯着我,她鲜少如此看我,往日里能分给我一丝眼光便是荣幸,如今这般红了眼的瞪着我,到底还是升起了股寒意,只听她咬牙恨声道:“曹琴默,你个贱人!本宫真是瞎了眼!怎么?甄嬛迫不及待的就要本宫死么?竟让你来给本宫吃这些!”

    知道她是断断不肯放下架子,原是嫔位掌一宫事后方可自称本宫,如今她虽为答应,却仍旧傲气不减,年家的女儿,本就该如此,不是么?徐徐的坐下,笑道“姐姐可莫要再如此不知避讳了,本宫二字在妹妹面前说说倒也无妨,若是传出去,只怕又要被抓了把柄了。”

    “传出去又如何,把柄,她们要来拿便来拿就是了,本宫还怕什么?”她几乎是吼出声来,旋即又哀戚的说“皇上已经不再来看本宫了,本宫还有什么可怕的?活着,也不过是为了看甄嬛的下场罢了!”

    “姐姐既然想要看甄嬛的下场,那么姐姐便再不可以如此的自怨自艾。”见她抬头看我,笑道“此次妹妹原也不想背叛了姐姐,可姐姐是知道的,温仪是妹妹的心头肉啊,那甄嬛以公主要挟,逼迫妹妹,妹妹也很是无奈,”环顾翊坤宫正殿,已全然不如往日奢华,想必她也是明白今时今日已大不如前了,轻笑道:“如今,妹妹再来瞧姐姐,并非如姐姐所想,而是要说与姐姐知道,妹妹,始终是会和姐姐在一起的。”顿了顿,续言,“现下,姐姐自然是不信妹妹的,只是姐姐是否想过,自姐姐成答应以来,从前往来的姐妹中,可还有谁来瞧过姐姐?即便不是为了自己,难道姐姐不想为了枉死的年氏一族报仇?”细瞧着她的表情,果然说到报仇,她眼神亮了,便也心里有数了,续言道“若是姐姐还想着要东山再起,那么如今也唯有妹妹愿意帮姐姐的了。该说的妹妹都已经说了,姐姐好生想想吧,若是明白了,便遣了颂芝来说一声,妹妹也好替姐姐筹谋着,也算是报了这么多年姐姐帮衬妹妹的恩情了。”末了那句话,说与她听也不过是增加了几分可信度罢了,宫里,谁不是为了自己,如此说来,这缘由她也能信上几分了。说罢,便起身,告了声安,便带着音袖离开了。

    本也是孤注一掷的做法,如此高调的带着食盒在翊坤宫出现,不过也是做给皇上太后看的,便也是叫人不得再背后乱嚼舌根子,说本宫是那起子忘恩负义,背信弃主的人,到是甄嬛,只怕是要坐立不安了吧,如此也好,把你逼急了出手,必定会有漏洞,呵,甄嬛,往后的路,咱们还要走一步看一步吧,且看谁是活到最后的人。

    从翊坤宫出来,也不着急着回去,便往御花园处走走,甄嬛即便是如今未曾动手,难保何时她不会动手,为今之计,首要的便是防着御药房送来的东西。包括……立时吩咐道:“这天倒是越发的寒了,屋子里成日的捂着,又燃着银炭,可是闷的慌,音袖,本宫屋里就别再焚香了,一股脑儿的都是味儿,没得更叫人烦闷了去。”香,最是能伤人于无形的,哪日真是因香而伤了自身,岂不是冤枉?今时今日,正是非常时期,断断是不可以大意了去的,本宫亦是不得不在甄嬛势败前好生提防着,“还有,温仪公主那边,着人好生照看着,若是公主有什么差池,本宫便要了他们的脑袋!”

    不知不觉,便行至那日与端妃相遇的地方,积雪依然未化,那日端妃娘娘拼命护着温仪的样子,生生的叫人生出了一丝暖意,温仪可爱,又是宫里唯一的公主,加之皇上很是宠爱,阖宫上下倒也是无人不疼她的,倏地,心下一阵凉意,何以那日端妃会如此?即便是疼爱温仪也无需拿命相搏啊,那日莞嫔也在,难道是……不!我决不允许有人把我的温仪的夺走!不论是谁,即便是皇上也不可以!思及此,不禁冷哼出声,怪道呢,原是因着她了,甄嬛,你好手段,这一招借花献佛,顺水推舟倒真是玩的漂亮,只是我曹琴默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既然你已经打上了温仪的主意,那么便勿怪本宫不客气了!如今你圣宠优渥,本宫拿你没办法,只是如今景仁宫的那位可是瞧着你不舒坦了,既然有皇后娘娘在前,那么本宫也乐得在后面踩上几脚,待到你势败,本宫自是会好生回敬你的!

    “娘娘,回去吧,天冷,别寒气入体伤了身子。”音袖在旁边提醒着,是呢,若是伤了身子,不是正好给了你机会么?

    “嗯,回去吧!”

    方行至宫中,便听廊下的小纪子的说,方才翊坤宫的颂芝姑姑来了。我心知她必定会来,只是未曾想如此之快,看来年氏比我想象的更恨甄嬛。“音袖,今儿个公主似乎万分思念皇阿玛,总嚷着要见皇阿玛。”

    音袖虽然不似颂芝机灵,倒也不笨,“奴婢这就把公主带来”说罢,吩咐下去“小纪子,去告诉苏公公一声,说公主想皇上了,哭闹着要见皇阿玛呢。”

    我赞赏的看着她,音袖是越发的能干了,如此我也便放心了,有个聪明人在身边帮衬着,又是自己的亲信,自然是极好的了。诚然本宫自知难以再得隆恩,只盼着年氏能有再起之时,虽说在她手下行事艰难,到底却也能保住性命无忧了,如今兵行险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若是时机成熟,自己上位也未尝不可,如此也能更好的护着我的温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