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的爸爸!

书名:爱上夜玫瑰作者:一夜爆红本章字数:2350创建时间:2018-01-13 12:19:50

    我从来没见过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跟别人跑了,因为我爸没能耐,家里日子过的很穷,我妈走之后,我爸受不了亲戚朋友的指指点点,觉得自己活的没有一点尊严,一度消沉,整天喝酒,一喝多了就打我,有时候还把我当成抢走我妈的人,红着脸咿咿呀呀的骂我,后来在医院我爸被查出因为受刺激,患有精神病。

    那时候我还小,正在上小学,好在我妈在的时候,有一个私交很好的姐妹,叫佩雪,我一直叫她佩姨,三十多岁的样子,但是长得特别年轻,身材保养的也很丰满,喜欢穿黑色的裙子,一头长发很随意披在肩膀上,据说她一直都没有找过男朋友。

    后来我爸喝酒一打我,我就往佩姨那儿跑,佩姨觉得我很可怜,一直对我很好,给我买零食,新衣服,甚至还给我每个月的零花钱,有时候我就在想,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不是我的妈妈。

    在佩姨的眼里,我还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孩子,所以对于我在她家里没有一点忌惮,每次洗完澡之后都只是穿着透明的蕾丝睡衣,贴身衣物很随意的仍在沙发上,有时候看着佩姨完美的身材,我都觉得春心大动。

    有一次佩姨洗完澡,我无意间看到佩姨的下面跟我有些不一样,那个时候我还小,根本不同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就问了一句:“佩姨,你下面怎么没有那,那个啊……”

    当时听了我的话,佩姨一愣,当反应过来之后坐在沙发上咯咯的笑了半天,因为她里面没穿胸衣,所以笑的时候波涛汹涌,上下起伏的让我很难受,佩姨告诉我现在还小,等以后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反正对于佩姨的敷衍我很不开心,晚上睡觉的时候佩姨喜欢抱着我睡,两条腿夹着我,那天晚很晚我都没睡着,一直在想佩姨下面为什么没有凸起的东西,会不会是佩姨嫌麻烦就给切了,也许这就是佩姨一直不找男朋友的原因吧!

    佩姨抱着我睡觉的时候穿的很少,看着佩姨睡觉的呼吸很均匀,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想着刚才那个问题,下意识的摸了过去,佩姨不但没阻止我,反倒是很享受的感觉。

    直到佩姨没忍住发出了声音,吓了我一跳,我赶紧把手拿了回来,后来佩姨推开我,自己跑进了卫生间,也不知道佩姨在卫生间干什么,伴随着哗啦啦流水的声音,还传来佩姨的声音,我当时以为可能是佩姨的做噩梦了,好半天,佩姨就好像是泄气了一样,才从卫生间走出来。

    佩姨走出来的时候,两腿都在发抖,面带朝红,跟我说了一句话:“小兔崽子,你可真坏!偏偏你还小!要不然就便宜你了!”

    我当时也没理解佩姨的话是什么意思,只不过从那以后,佩姨就再也不抱着我了,就算是这样,每天跟佩姨相处,我还是过的很开心,至少有人疼我,对我好,和佩姨在一起,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但是伴随着我的长大,我和佩姨只见也发生了微妙的关系,不在那么亲密无间,甚至还多了一道男女之间的隔阂。

    小学六年里,我的人缘非常差,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神经病的爸爸,怕我是遗传我爸爸也有神经病,都离我远远的,我走在学校经常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背地里讨论我,为此我没少和人打架,直到我上了初中,我都没什么朋友。

    我的初中也是在镇子里一所初中上的,不是什么好学校,因为我爸有精神病,我还要照顾我爸,所以我也没去城里,换了所学校其实我挺开心的,因为绝大部分知道我背景的同学都去市里了,新学校没什么人认识我,也都不会在嘲笑我,我活的挺开心的。

    初一下学期的时候,班级里转来一个女孩子叫苏媚,当我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苏媚我认识,跟我小学是同学,家里特别有钱,爸爸是个什么处长,但是半年前她就应该去市里读初中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转了回来。

    苏媚这个人在小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骨子里很风骚,很早熟,才十几岁胸就发育的很大,穿丝袜,跟学校的几个小混混玩的挺近的,还经常好哥哥好哥哥的叫人家,小小的年纪就学人家穿黑色袜,超短裙,露着大白腿,因为家里有钱,苏媚就像是一个公主,那些小混混也喜欢跟苏媚一起玩。

    按理说我跟苏媚是没什么联系的,但是我之所以看到苏媚吓了一跳是因为,她是知道我家什么样的,我怕他把我爸爸是个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一直听着头没说话,但是偏偏老师开口了,就让苏媚坐到了我的身边。

    之前苏媚还没看到我,很坦然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其实大家都挺羡慕的,因为今天的苏媚扎个马尾辫,一身紧身的牛仔裤,小腿又细又直,特别有女神范,背着的书包也是纪念款,手里拿着高档的智能机,耳朵上一个耳机十分潮流。

    当苏媚走到我身边发现是我的时候,顿时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她没说话坐在我旁边,第一件事就是把桌子稍微往旁边拉了一点,很明显是看我不爽,当时老师就问苏媚为什么拉桌子,而苏媚也一点都不给我留面子:“报告老师,张宇身上有一股味!”

    见苏媚这么说,我的脸上一阵发烫,班级同学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也有人好奇苏媚是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但是我根本不敢还口,我不敢得罪苏媚,我怕她一生气在我把我爸是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我现在这个平静的生活真的来之不易。

    我的忍声吞气换来的是苏媚一脸的得意,我心里暗骂苏媚这个死三八,本以为我不惹她这件事就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我来上学的时候,班级里的同学就对着我指指点点,好像是在说什么神经病得到事情,我当时心里咯噔一声,走到我的座位冷着脸问道:“苏媚,你他妈是不是宣传我什么坏话了?”

    我本以为我生气了,苏媚就能害怕的,谁知道面对我的质疑,苏媚坐在做卫生没有一点的慌张,很淡然的看着我:“怎么了?我就说了怎么了?有事还不让说啊,你爸爸就是个神经病,我说的有什么错吗,不服你让你爸爸来学校大家看看啊!”

    说着,苏媚还越来越嚣张,直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大家注意了啊,张宇的爸爸是个神经病,以后大家都离张宇远一点啊,谁知道他有没有遗传他爸爸!”

    苏媚的话,让我一下子就懵了,班级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好不容易换了个学校摆脱了自己的家世,没有人在笑话我,现在被苏媚一下子全说了出来,我感觉我下不来台,直接甩手给了苏媚一个嘴巴子,红着脸吼道:“滚,你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