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乐读中文网>山村小事>

第1章 流水潺潺

书名:山村小事作者:野子本章字数:2802创建时间:2018-01-02 19:24:27

    赵家庄藏在西南的大山里,带着嗷嗷待哺的婴儿总共二百来口人,世代男耕女织,鲜有人走出大山。

    张春生十六岁了,还没到镇上去看看,只因为路太远了,听老爹说坐着牛车得走半天,当天回不来。

    许是隔辈遗传了他那抛弃妻子返回大城市的知青爷爷,小伙子模样长得清秀,加上常年累月做农活练得一身腱子肉,张春生顶的算是十里八乡的好后生。

    在这小山沟沟里下地回来,吃饭睡觉打老婆是老爷们唯一的乐趣,当然还有吱呀吱呀木床男女之事。

    大中午的吃过饭老爹就将张春生给轰出了家门,张春生知道老爹和老妈又要行云雨之事,也自觉地退走。

    在这山沟沟里屁大点孩子都偷听过自己老子的床头声,张春生也不例外,他六岁那年就接受了良好的性启蒙教育,那天晚上就约上邻居小花妹子,互相瞻仰了各自的宝贝。

    被赶出家门,张春生一如往常一样,往后山小路走去,这个季节后山的野果长了不少,还能倒在树下睡个午觉,比家里可是自在多了。

    现在是夏天的正中午热的很,他自然不会傻到在大路上顶着太阳走,溜着就进了旁边的树荫中,一排顺着走正好到后山。正自得意眼看就要进后山的时候,突然听到树林里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他心里一惊,这山里可是有野兽的,大白天的自己也没带什么东西防身,当即转身跑开。可是跑出百米了也没见什么东西出来。转身回去,觉得自己半大小子没见东西就被吓跑了,忒丢面子了。

    小心翼翼的返回去,听着前面哗啦啦的声音,扒开眼前的青草,登时眼睛直了,鼻血横流。

    前面不远处一颗歪脖子枣树下一个雪白的大屁股,正蹲在地上,哗啦啦的声音引着他去看那流水之源。

    他心里狐疑着,记得小花妹子那里干干净净白白的,比这女人那里好看多了呀。

    即使不是心里所想那样完美,但是毕竟是成熟男性了,自己身子不受控制的就开始火热起来,觉得身下顶的很。

    眼看女人站起来,那里更是清晰,张春生咕咚咽着唾沫,却不想声音太大了,那个女人麻溜的将裤子提起来,声音发紧的说道。

    “谁?出来!”

    女人一扭头,张春生就知道坏事了,这是村里屠户的女人,三十多岁,风韵犹存,对他这个年纪的男孩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他也曾夜里春梦梦到过她。可是她丈夫可是出名的狠角色,要是知道自己偷看他媳妇,不得用那扇猪的刀,把自己扇了呀。

    低着头,硬着头皮,自当是没听到女人的喊声,扭头就跑,但是刚跑了两步,女人尖锐的叫声就传了过来。

    “张春生,你给我站住!”

    被发现了,自然就逃不了了。

    张春生讪讪的笑着,“桂花婶。”

    却说李桂花发现是张春生后非但没生气,反而心里得意起来,自己这老田兴许还能招棵小树苗呢。

    李桂花老公赵屠夫,长得人高马大像张飞一样,要不是家里富裕,李桂花才不会嫁给他,嫁就嫁了吧,可是这个男人看着雄壮谁知道那物不给力,三两分钟不说,还小的很。

    结婚六七年了,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多少个夜晚李桂花都寂寞难耐的用手解决。

    再说张春生呢,李桂花低头一看差点没把她吓到,妈呀,这小子才十六吧,怎么就那么大了,这进去了得多舒服。再看张春生这模样清秀的好后生,比自家的不知强多少倍。

    李桂花心里痒痒的,也不着急系裤腰带了,黑布绳子在手里晃悠着,“好你个张春生,人不大心眼可够坏的,偷看老娘解手是吧?”

    这种事怎么能承认呢,要是被她捅到村里,被人笑话是小,要是被赵屠夫知道可不得了。

    “怎么会呢,我刚路过都不知道婶子在哪。嘿嘿……”

    张春生说着心虚的低着头,可是这落在李桂花的眼中更是欢喜的不得了,这小模样害羞起来还像个大姑娘。

    李桂花眼睛转着,慢慢的走向张春生,猛地出手一下子抓住张春生那里,“没看见?它怎么长大了?”

    张春生哎呦一声疼的只咬牙,“婶子疼,你赶紧松开,啊,疼!”

    “疼?说你小子偷看没?”李桂花厉声道。

    一抓上,李桂花就不舍得松手了,刚才是看着大,这么一上手真是……爱不释手了。

    “婶子你先松手,这一会儿再让人看到了。”张春生吓的说道。

    “怕看到?跟婶子来。”

    李桂花就这么攥着,就往树林里钻去。却说张春生看着李桂花丰腴的屁股在前面一扭一扭的,再看看她白皙的小手,心里暗道这皮肤真白。

    张春生此时很奇怪,自己的物件被李桂花抓着,刚才还生疼这么一会突然就舒服起来了。

    “这地儿没人了,说是不是偷看婶子了?”李桂花得理不饶人。

    这么一会她发现张春生的家伙什又大了很多,喜不自胜,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

    “桂花婶子……”张春生被抓到这里了,哪里还狡辩。

    “承认了?”李桂花再问。

    “嗯。”张春生闷哼一声算是默认。

    李桂花眉开眼笑的,松开张春生下面。张春生一见松开了,立马跳脚的就要离开。

    “你敢走?”李桂花喊道。

    他真不敢走,他真怕李桂花昭告天下,他可还没娶媳妇,要是落的个偷看女人小解的名声,自己可就别想找媳妇了。

    “婶子我都承认了,你还想怎么样呀?”张春生苦恼道。

    “你还敢说!”李桂花骂着,忽然心里一动,“春生你告诉婶子是不是还没有过女人?”

    “婶子你这不是说傻话吗?我没结婚哪来的女人。”张春生揉着耳朵说道。

    听着张春生这么说李桂花心里笑开了花,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眼睛呼愣的转着,突然往张春生耳朵上吹了口气。

    张春生只觉得酥酥麻麻的,本来要下去的东西,突然又卷裹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跟猫爪子挠似得一阵烦躁。

    “婶子要是没什么事了,我就走了。”他觉得得去山上洗个澡去去火。

    看着张春生发春自己却又不知道的模样,李桂花更加确定张春生是个处,自然不会放他走,自己的地可已经是流水潺潺了,怎么可能放他走呢。

    她自信对付这么个未开瓢的瓜娃子手到擒来。她没搭理张春生,伸手抓住张春生的手,猛地往自己胸口按去。

    张春生没防刚要大喊,却感觉手上传来的酥软的感觉,让他格外的舒服,忍不住抓了两下,看着张春生一副好学不明所以的模样,李桂花心里一笑,低声呻吟了一声。

    这一声像是野猫叫春一样,一下子将张春生所有的浴火都掀起来了。

    “桂花婶子,我身上痒的难受。”张春生本能的说了出来。

    “难受呀,要是这样呢。”李桂花将衣领掀了一下,里面雪白的风景露了出来。

    张春生只觉得控制不住自己了,嗓子发干身下都要顶破棚了,“我要。”动物的本能,那小时候听床跟学到的东西陡然涌进了他的脑海中。

    “想要什么?”李桂花很享受张春生这种痴迷的表情,这让她觉得自己的魅力很大。

    “要你!”这时候张春生已经像发春的公牛一样抱紧了李桂花。

    李桂花只觉得张春生要将自己挤进他的身体里,勒的她呼吸困难。她废了很大的劲才将张春生推开,低头看了一眼,心里暗叹一声,好家伙又大了一圈。

    真不知道最后吐出白色之物的时候会大到什么地步,恐怕真的会让自己得到那梦寐以求的快乐吧。

    看着张春生还像个公牛一样往自己身上扑来,李桂花吓得赶紧伸手挡在他的胸口,“春生呀,你别着急,这事不能急知道吗?越急越出问题,你看你这样,还不得把婶子弄死呀。”

    张春生此时也是彻底明白桂花婶子要自己做什么了,自己此时被撩拨的火急火燎的,心急的说道,“那怎么办?”

    “这事你得听婶子的知道吗?你没干过这事,不懂。”

    李桂花说着往周围看了看,看到一处草深的地方,拉着张春生的手就往那赶了过去。

    “快来,跟婶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