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放飞的自我

书名:爱在刚好时作者:狐狸精本章字数:1686创建时间:2017-10-25 13:40:55

    我婚内出轨了。

    而且还是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

    狭小的洗手间里,我的职业套裙被拉到了腰际,一条腿被高高抬起,身后的男人一下又一下的冲刺着,我紧紧咬住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这或许是我人生中,最为酣畅淋漓的一次性爱,却也是最为可悲的放飞自我。

    就在昨晚,我发现了我深爱不已的老公姜志刚,居然背着我和人乱搞,而对方……还居然是个男人!

    看着邮箱中发来的他们两人滚在床上的视频,我发疯的砸烂了家里的一切。

    难怪结婚两年,姜志刚都很少碰我,不是推脱工作忙,就是太累没精力,原来他……他根本就是个同性恋!

    砸完家里的一切,我哭得撕心肺裂。

    我不想去探究为什么人类的性取向会有同性之爱,我只想知道姜志刚为何要骗我,让我像个白痴一样,编织着自己是个幸福小女人的美梦。

    越想内心中越是一阵恶寒,想着他摸过其他男人的手来抱着我说淳淳情话,我就恶心得想吐。

    我气愤的上网去查了很多关于同性恋的事,才知道像我这样被欺骗的女人一大把,而他们称这样的婚姻为“形婚,”也就是形式上的婚姻。

    那我算什么,形式上的老婆吗?

    所以姜志刚除了新婚那夜勉强碰我以后,几乎后来都用各种借口搪塞,为的就是对他的同性恋人守身吗?

    这个打击太大,让我一个人在杂乱的房间里呆愣了很久很久,最终我拨打了姜志刚的电话,告诉他我要离婚。

    电话中的他呆了呆,或许是觉得太过意外,口吻显得有点急切,问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

    我说你没错,错的是我瞎了眼,居然不知道我的老公喜欢的是男人,而且……还是被压的那一个!

    我想我这句话的确是震惊到了他,不然一向温声细语的他不会提高了八个音,大声的问我是谁在乱嚼舌根,他怎么可能。

    要是没有视频为证,我也会认为是别人在乱嚼舌根,毕竟我们虽然才结婚两年,但还恋爱了三年。

    整整五年时间的相处,我又怎么会相信,那个温文儒雅又极其阳光的他,会是一个同性恋。

    我哭得说不出话来,姜志刚急了,说他马上回家,让我别胡思乱想,一定是有人故意整他,让我千万不要相信。

    我也希望是有人恶作剧,毕竟那些视频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

    姜志刚嘴角含春的笑着,样子简直比女人还妩媚,那个压在他身上的男人,驰聘在他身上,使他发出了刺穿我神经的娇喘声。

    我保持着拿着手机的动作,一坐就是两个小时,他说的马上回家,却依然没见到人影。我惨淡的笑了笑,动了动僵硬的身躯,站起了身。

    我不是这个城市的人,只是嫁鸡随鸡而已,所以即使委屈想找家人哭诉,我也得跋山涉水。

    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拎着皮箱走出了这个我倾力打造的家,然后直奔机场买了第二天一早的机票,开了间房休息。

    整整一晚,都没有姜志刚的消息,让我不得不面对我老公的确是同性恋的事实。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上的飞机,反正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直到强忍不住要落下的泪,我才冲进了洗手间放声的哭。

    脑子里反反复复全是和姜志刚相识相恋,最后步入婚姻的画面,曾经是幸福,现在全是绝望。

    想着他常常说工作忙凌晨才回家,动不动一个电话就说要出差的曾经,如今我都会联想到他被压在身下的视频。

    而我这个蠢货,却从未怀疑过,甚至还以为是自己比较保守,在床上太呆板导致他兴趣不高,还去买了……买了一些性感内衣,甚至情趣用品,只为了想满足他。

    我简直就是个白痴,彻头彻尾姜志刚都在看我的笑话,可我却白白受了两年的活寡,凭什么!

    就因为这样的愤怒,导致门外响起敲门声,问我是否还好时,我猛然拉开了洗手间的门,一把把那个连脸都没看清的男人拽了进来,单一又直接的问他,想和我做吗?

    男人明显呆了呆,但很快就抱住了我,把手伸进了我敞开的衣领处,随即撩起了我的裙子,大力的把我推到了洗手台边。

    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姜志刚是我第一个男人,但做的字数寥寥无几,所以对性爱我其实青涩得可以。

    而这个男人很明显是个老手,每个动作,每个吻都能轻易的撩起我心底的欲望,使我彻底沦陷在他的身下。

    我从报复变成了享受,不得不说身体比心诚实多了,在狭小的空间里,我居然有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而他俯下身靠在我的耳边轻声呢喃,“原来……你私底下是这么耐人寻味的一个女人。”

    我整个人惊吓到不行,难道这个陌生男人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