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该死

书名: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作者:凉音小荷本章字数:2863创建时间:2017-02-24 08:19:23

    身子晃来晃去,摇得子苏忍不住皱了皱眉,后脑勺更是疼痛无比。

    对了,痛……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混沌的脑子终于找到一丝清明,刷的一下睁开了双眼,入目却是一片黑暗。

    就在她打量周围的一切的时候,从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

    “林哥,你看看,这丞相府的大小姐还真是不错……嘿嘿……”猥琐至极的声音毫不顾忌地传来,让子苏狠狠皱起了眉。

    丞相府?大小姐?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不过片刻,便听见脚步声传来,另一个男人发出一声轻笑,玩味似的道:“怎么,想玩玩?”

    “林哥,你看……”窸窸窣窣的,似乎是在搓手。

    “哼!去吧,只要不耽搁了夫人的正事就好,玩玩可以,人不能留下!”废物,要不是看在夫人的面上,早就悄悄将你给处理了。

    “嘿嘿,林哥,小的就知道你对小的……啊……”他一边跟林哥的男人说着话,一边打开系着的麻袋,待到转过身来的时候,看见那双清冷的眸子,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声。

    子苏皱眉望了一眼眼前瘫坐在地上的人,便不再注意,细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月黑风高,荒山野岭,似乎正是杀人放火的好地方啊……

    “你在瞎叫什么,就不怕……大小姐?”

    “诈……诈尸了……”打开麻袋的王二连滚带爬地来到林强的身边,颤颤抖抖地指着那个从麻袋中完好如初站起来的女人,口齿不清地道:“林哥……救命……”

    “废物!怕什么!不过是个女人罢了!”林强闻着那一股子传来的尿骚味,皱眉喝道。

    “哼!”

    看着眼前两个男人的模样,其中一个脸色有着一道深深的疤痕,身上带着一股子戾气,显然手上是沾染了许多鲜血,另一个一脸猥琐,正扶着身子站起来,眼带嘲讽地望着自己。

    想起自己刚刚听到的话,子苏不由得一声轻哼,唇角微微勾起,眼中已经带了杀意。

    “大小姐,小的也是奉命行事,对不住了!”林强一声大喝,双手弯曲成拳,身形一闪,便朝着子苏攻过来。

    看着另外一个贼眉鼠眼,猥琐难堪的人也拿着一根木棍冲过来,子苏眉角一挑,清冷的眸子里含了丝丝血腥之气。

    真是,该死呢。

    尽管头微微有些痛,但是并没有影响她的动作,只见她身子轻轻一闪,躲开林强的拳头,身形闪动之间,一手拔下头发上的银簪,反手一扬,便在林强的脖子上划了一道血印。

    鲜血,迸射而出。

    “你!”林强死不瞑目,至死都不明白眼前这个娇弱的小女子是怎么做到的。

    “啊!”

    “闭嘴!”子苏被这声音一闹,径直抬起腿,利落一扫,将人一蹬。

    哪知道王二身后便是很高的山坡,这样一来,便顺着山坡滚了下去,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原本这副身子就很虚弱,经历了这样一场打斗,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子苏她只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本想要休息一会儿,哪知道头痛,来得毫无征兆,凶猛无比,瞬间将她淹没。同时到来的,还有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哼,虞子苏,你这个贱人,真是该死!还想让本皇子收回休书,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做了些什么,简直丢尽了丞相府的脸面!”

    “姐姐,对不起,婉柔没能帮到你,三皇子正在气头上,要不你三叩九拜向殿下道个歉吧。姐姐,不是婉柔说你,你就算是再怎么样爱慕王公子,也不能这样啊,你这样将殿下置于何地?”

    ……

    子苏努力地整理着脑海中的记忆,才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这个世界上有四个国家,分别是东陵国景国楚国,飞凤国。而她现在的身份便是景国丞相府的大小姐虞子苏。好吧,这个名字和自己的代号是一样的,也就勉强接受吧。

    子苏,不,虞子苏回忆了一下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才发现原主真是个蠢蛋!

    在刚刚及笄的时候被一纸休书被休之后,听了自己那个白莲花妹妹的建议,居然跑去请求所谓的三皇子收回休书,却被冷嘲热讽,百般侮辱。

    结果三皇子不但不收回休书,还进言给皇帝,将原主赐婚给年有二十却因为凶名在外仍然没有成婚的七王!

    哪知道原主只是白马寺为自己的亲身母亲上个香,诉说诉说自己的烦恼,竟然还会丢掉自己的性命,而且根据她观察,这一切,还似乎是早就设计好的。

    比如,那个刀疤男人说的那一句“奉命行事”,又比如,地上的这个麻袋。

    算了,当务之急,是先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免得留下了什么后遗症,虞子苏叹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却听见了轻微的响动声。

    “是谁!”

    整个天地一瞬间静得吓人,被虞子苏这么一吼,片刻之后,几只猫头鹰便从一个方向簌簌飞向夜空。

    “呕呕,呕呕……”

    虞子苏听见这刺耳的叫声,微微皱了皱眉,眼睛却一直盯着前面的地方。想了想,还是捡起地上的发簪,走了上去。

    就当她好奇罢了,遇事躲避可不是她虞子苏的风格。

    拂开长长的草叶子之后,居然什么都没有,就在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听见一声闷哼。

    “原来在前面!”听这声音便是受了伤,想必这人还伤得不轻,她也就放心了,疾步走了过去。

    “滚!”只是还没有走近,便听到一声低沉的男声,那声音仿佛冬日的寒冰,深沉而又冷冽。

    尽管身体的主人刻意压抑着自己的不适,但是身上的血腥气仍然顺着风飘了出来。

    这个男人,不好惹。

    感觉到男人身上强硬冷冽的气势,虞子苏当机立断,准备转身离开。

    只是步子还没有踏出去,就被迫退了回来。

    “卧槽!”

    虞子苏看着那些飘摇得不正常的草木,凭借她多年的经验,十有八九,她和这个男人已经被包围了,而且包围他们的,全是训练有度的杀手。

    虞子苏不由得狠狠瞪了一眼躺在地上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她今天是倒了什么霉,居然接二连三的遇上刺杀。

    夜修冥此刻背对着虞子苏,也感觉到她突然倒退回来。

    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强大的敏锐力还在,也在同一时刻感受到了周围的不对劲,以及,背后这个女人身上陡然一变的气势。

    一瞬之间,便从最初的无害淡漠变为嗜血的修罗。

    夜修冥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这个女人的变化,他沉着脸转过身来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只见她一身素白的青衣,凌乱狼狈,却丝毫不损风华。

    通身薄凉的气息萦绕,身子仿佛融入夜色之中,一点人气也没有散发出来,若不是他就在她的面前,只怕也是发现不了她的。

    一双杏眼顾盼生烟,却丝毫没有娇柔之气,散发出凛冽的寒意,目光如炬地盯着前方,仿佛锁定了猎物的孤狼。

    这个女人,和他一样!像是一匹孤狼,傲然于这片土地之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夜修冥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虞子苏此刻显然也是发现了男人的目光,只不过,现在她才没有功夫去猜测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是什么意思。

    她看着眼前这个俊秀薄凉的男人,鬼斧神工塑造般的面容,沉冷厚重的气势,显然不是常人。

    只怕这波人是来暗杀他的,现在自己和他站在一处,想必那些人宁可错杀她,也不会放过她。念及此,她就忍不住瞪了瞪这个男人,真是麻烦!

    “梭梭……”

    夜风乍起,云动鸟惊。

    虞子苏,也动了。

    动作带着一点点生疏,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诡谲多变,招招致命,果断凌厉,虞子苏整个人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整个人的气势一变,杀气肆意。

    饶是夜修冥自诩阅尽天下各路武功,也没有看出来她的功夫套路。

    只见她仿佛潜伏的蛇一般迅速地盘旋而上,手起簪落,草叶微动,一个黑衣人便倒了下来。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这个女人仿佛知道哪些杀手隐藏在哪里似的。夜修冥看着虞子苏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居然就将一半的人给解决了,不由得惊讶不已。

    “真是有趣啊!”低沉的声音缓缓溢出,仿佛醇厚的酒,韵味悠长。

    感觉到毒发时间几乎已经过去了,夜修冥眸子一眯,几道暗劲顺着手指激射而出。

    这个时候,虞子苏也将剩下的人处理完了。

    “喂!你没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