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书名:邪王独宠:逆天小医妃作者:灵笙姑娘本章字数:2177创建时间:2016-11-17 12:41:55

    未知的世界。阳光烂漫,山清水秀。

    四周一片喜庆,锣鼓喧天,花轿中原本早已没了心跳的新娘突兀地睁开双眼,锐利无边的黑瞳取代了原本软弱可欺的双眼,她不动声色抬手擦去嘴角残余的鹤顶红粉末,浑身散发着惊人的杀气。

    这是哪里?

    她,云舒,本是现代最年轻的世界级植物天才,自小被国家看中,安排各种野外生存训练,成为国家情报局举足轻重的一员。记忆中,她刚拼死完成了国家安排给她的劫杀叛国贼的任务,却不想遭唯一信任的手下暗算,死在归途。

    女子锐利的眸子射出冰冷的杀意,生死与共数十年的助手竟然也会选择背叛,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的事。

    忽然间,一阵剧痛袭来,一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恍然涌上心头。

    云舒,天华国云大将军府云大将军之嫡孙女,相貌丑陋,武术废材,自小不被重视,一直住在云家最偏僻的院落。此女生性软弱可欺,成为贵族社会人人嘲讽的对象。

    因生母医术了得,救了重病的先皇,被指腹为婚给当时的七皇子,而今大名鼎鼎的翼王殿下,当时还被传为一段佳话,云家的地位也因此高升。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云舒一出生就克死了生母,不仅体弱多病无法习武,对于母亲遗留的医术更是一窍不通,从此沦为天华国笑柄。

    她与翼王殿下的这段婚事也成了禁忌,一拖再拖。偏偏前些日子太皇太后不知道怎么,想起久久未曾娶妻的翼王殿下来,一道懿旨,责令皇帝立刻解决此事。

    翼王司马圣翼,年少封王,深得先皇喜爱而得免死金牌,在皇位之争中保存实力,年纪轻轻便享誉整个世界,如他被迫娶了天华国最有名的丑女,无疑是对他最大的羞辱。于是皇帝顺水推舟,一道圣旨,责令月底成婚。

    今日,正是大喜的日子。

    翼王的府邸远离皇宫,而云家的府邸在城中最繁华地段,花轿穿梭而过,即使新郎还没有露面,也引来了万人空巷。

    花轿中,云舒闭着眼睛冷静地梳理这身体里原主的记忆。

    前世对于心性的训练,她早就练就了泰山崩塌在眼前也不动声色的本事。

    前世的她本是死了,但此时的她活了,虽说有些超乎常理,但总结起来也就那么回事。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她要做的,不是震惊,而是好好活下去。

    当年,她被神秘组织看中,带入训练营,接受最残酷的训练,最后成为万人中唯一一个活着从亚马逊丛林走出来的王者。

    前世的点点滴滴铸就了她而今镇静自如的性子,即便回首往事时,她眉间仍会因痛苦而皱起。

    深深呼了一口气,她……现在不是国家情报局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也不是享誉世界的植物学家,而是云大将军府,最不受人待见的嫡系子孙。

    纤细的手指摩擦着指尖鲜红色的毒药,云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原主自小受尽各种欺负凌辱,这鹤顶红的粉末,便是被当朝吏部尚书之女徐青歌亲手喂下的。

    “凭你也想嫁给翼王殿下?”

    徐青歌冷冷的话语还清晰地留下脑海中,这笔帐,她云舒自然要替这身体的主人算清楚。

    花轿中云舒微微捏紧双手,大喜的日子,翼王府只安排了喜婆一个人来接亲,甚至这礼乐队都是云家自己出钱雇的。

    这笔帐,她以后自然会算。

    忽然间,喜乐戛然而止。

    路口前方笔直地立着一黑衣男子,手持双剑,蒙着面纱,而睁着的眼睛里满是杀气。轿夫吓得轰的一声将花轿落在了地上,尘土飞扬!

    颠簸中,花轿中的云舒蹭地蹦紧了身子,眉头微皱,一双锐利无边的眼里满是谨慎!她身形微曲,小腿上肌肉绷紧,这样的姿势足以在任何突发情况下做出最快速的反应。

    杀气!浓郁的杀气,毫不掩饰。

    这门亲事不是翼王府喜欢的,自然这一路不会太平。不过,云舒可不信有人敢当街行凶。不过不信归不信,她还是十分警惕,毕竟生命只有一条。

    老天能够让她重活一世,已是万幸。她可不认为,老天还会再给她一次生命。

    一切都要靠自己。

    “壮士,今日翼王府娶亲,花轿必须从此处过,劳烦您行个方便,事后翼王殿下必有重谢。”喜婆深吸一口气,战战兢兢往前走去。

    翼王府负责迎接新娘的就她一人,此时即使她心里再怎么害怕,也必须硬着头皮上去。

    “滚。”

    那剑客扫了一眼喜婆,冷冷一哼,满目杀气。

    喜婆一个腿软,一下就摔了个嘴啃泥。

    见状,几个轿夫吓得也纷纷躲在轿子旁,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此路不通,换道而行。”

    冷冷的扔出几个字,男人收了身上的杀气,目光留在众人当众的喜轿上。

    “壮士,您行个方便,迎亲路线是固定的,如果变更,以后新娘子在婆家的路会十分坎坷,还请你……”喜婆狼狈地爬起身来,鼓起勇气开口,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一个飞脚踹回了花轿旁边。

    云舒掀起花轿的一角,冷眸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男人下脚并不算重,借力而已,压根没有想要伤害喜婆。

    这必然是有人刻意安排,故意给她一个下马威!

    “换不换道,后果自负。”男人惜字如金。

    一身的气势随着说话声爆发出来,寸步难行!

    此人内力不算特别雄浑,但是对付几个没有内力的轿夫还是绰绰有余。

    鸦雀无声。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黑衣剑客完全无视这边的情况,独自一人站立在路口,既不上前,也不离开,摆明了是堵路。

    花轿中云舒闭目养神,这必然是有人故意要在她大喜的日子给她一个下马威,只是,这有心人,不知道是翼王府那位太妃娘娘,还是翼王本人。

    “小姐,怎么办呀,再这么下去,咱们就赶不上吉时了。”喜婆一脸焦急。

    冷冷一笑,如果真的担心赶不上吉时,就不可能故意拖延那么长的时间才来问她的主意。

    云舒冷冷出声:“绕路吧。”

    “不可啊,小姐。”喜婆急急开口,一身狼狈,“大喜之日不按照迎亲路线走,以后婚路会不顺的啊!”

    “走吧,我不在意。”云舒淡淡开口。

    新娘子都发话了,原本滞留在路上的迎亲队伍偏转了个方向,又继续锣鼓喧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