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乐读中文网>万古仙尊>

第一章 灭门惨案

书名:万古仙尊作者:爱恨江南本章字数:3104创建时间:2016-11-09 19:18:03

    炎炎夏夜,天气闷热,万物寂静,只余下偶尔一声蝉鸣。

    七星山脚下,姜家堡。正当人们准备睡去之时。

    “杀啊——”一声长吼,打破了七星山下的宁静。接着传来的是连绵不绝的惨叫声,一场戮正在展开。

    四起的火光中,府邸前院,一中年人立于院中,一身华服,眼神冷酷,而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黑衣尸体。

    一群身着同样衣服的黑衣人各持刀剑围而不前,凶狠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怯弱。

    喊杀声不时传来,而这里确很安静,只有中年人剑上滴下的鲜血,落在清石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正当种静令人心生烦躁之时“啊——”一声惨叫从后院传来。

    原本冷静的中年人脸色一变,对立于众首的一名黑衣人青年道:“司马空,今日我势必杀你!”

    司马空原本英俊的脸上一白。然后强做镇定的道:“姜御虎枉你称为胶州之虎,如今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亲人被杀。”

    “刚刚的叫声是嫂夫人吧,可惜了这么美貌的身体。我会让手下们等会都享用一下。”只听司马空的声音再次传来。刚说完边上的黑衣人就传来了阵阵淫笑。

    “去死吧!”姜御虎神色一狞,人随剑走直刺司马空。

    司马空见状飞身退入人群,但这一剑姜御虎已报着必死的决心,真气往脚下一运提步再次向前,速度反而又快了几分。

    眼看闪不过,司马空脸色一阵惨白,在剑尖即将入体之时,眼神一狠,手提过边上一人档于身前。

    只听“哧!”的一声姜御虎的剑插入了黑衣人体内,透体而出。待正要刺到司马空时,一连串刀剑入体的声音响起,七把刀剑同时砍到了姜御虎身上。

    姜御虎神色发狠正欲强进一步。没等他再次发力,七把刀剑同时离体。身体的伤痛断绝了他再进一步的可能。

    姜御虎双眼透出无尽的恨意和遗憾。恨兄弟的背叛,遗憾没能亲手为家人报仇。

    “我的孩子应该逃出去了吧。”

    想到这里姜御虎眼里突然多了一分温情,脑海里闪过和孩子子相处的一幕幕

    “爹爹好利害!逸峰也要飞起来!”

    “哈!好!爹爹带你。”

    “小心呀!你这莽汉别摔到孩子子!”

    “哈!没事!没事!男子汉大丈夫不怕摔!”

    “对!娘,我不怕!”

    ……

    “爹爹,我知错了!”

    “以后还敢顶状先生不?”

    “爹爹!不敢了我会好好读书写字的。”

    ……

    “长大以后我也要像爹爹一样成为大英雄!”

    ……

    随着这一幕幕的闪现,姜御虎的眼神渐渐暗了下去,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

    山道,一个高大身影怀中抱着一小童,向前急奔,此人穿着一身管家服,莫约五十来岁,虽然身形矫健。但其拖着的左腿显示其受伤了。

    小童四五岁大小,乌黑的双眼睁得老大,不远处的山脚火光冲天,后面还不时传来人声。这就是逃出来的姜御虎的儿子姜逸峰。

    抱着小童的人是姜御虎年青时在一个被山贼屠杀的山村里救下的农夫,叫马书长。被救下之后就一直忠于姜御虎,姜御虎对其也十分信任。因此姜御虎今天晚一发现不对,就拜托他带着自己的儿子从地道逃走。

    马书长带着姜逸峰进了地道,逃过了当时候的屠杀,但出了地道后慌不择路,结果扭伤了左脚。这样一来虽然他仍然在跑,不过比正常人慢了许多。

    跑了一夜后,由于正是夏日,马书长浑身都被汗水弄得黏糊糊的,也十分疲惫。转过一悬崖边上时,一阵晨风吹过,就停下来休息。

    “快点跟上,找不到那臭小子,小心回去帮主追究。”不想刚停下没多,就听到来路传了人声,紧接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了过来。

    马书长大急!自己受了伤,跑是跑不过的,左右无处可躲。心念一转,被捉住不如带着姜逸峰跳下去,只是如此一来就对不起自己的主人了。

    马书长走到涯边,往下一看,深不见低。

    正准备跳时,眼角一亮,原来在自己左下方不远处,有一小石台,石台顶上的涯边有一堆杂草,从石台的正上方看下去,是看不到石台的。于是立马对姜逸峰道:“少爷,等会我把你放下去,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声,记住你父亲对你说的话。”

    十分疲惫的姜逸风,睁着红红的眼睛坚定的点了点头。

    马书长立马把姜逸峰放了下去,并整了整草堆,确认看不到人后正站起身来,后面就传来了呵斥声。

    “你是谁?”跑在最前面一黑衣人喊道。马书长转身就跑。然而黑衣人立马运劲,一脚踢起一颗山石,打在了马书长右腿腿弯上。这一手已经表明了对方是一个绝顶高手。

    马书长受此一击跪地不起。心里大惊!如此高手如果我一死他定能听到少爷的呼吸声。这时黑衣人手中长剑离鞘向他走来。

    马书长看着敌人一步步走进,想努力站起来,将他们引开这里。无奈两脚都受了重伤,只能在地上跪成一团。

    随着黑衣人一步步逼近,马书长心中越加焦急。

    正思虑间,黑衣人已经走到了马书长身前,由于马书长刚跑了几步,黑衣人所站处正是小石台的正上方。

    “你是谁,抬起头来。”黑衣人冷冷的道。

    埋着头的马书长用余光看到了黑衣人所站位置,突然灵光一闪。忍着钻心的疼痛猛的向对方扑去。

    哪知黑衣人早有准备,长剑一送对着马书长心口刺去。眼看就要穿心而过。

    然而,就在长剑即身之时,不知道是否天意,马书长一脚踩在了刚才黑衣人踢过来的石子上。重心一偏。

    “哧!”的一声长剑将马书长刺了个对穿。但也因此躲过了心口的位置,而没有立即死亡。

    此刻的马书长双眼突出,血丝布满了瞳孔,表情狰狞。他明确的感觉到生命正要离己而去。然而他只有一个念头:“要救少爷。”

    “吼!”马书长再一发力,沿着剑向黑衣人扑去,随着长剑的深入。那种痛苦是无以言喻的,但马书长已经感觉不到了。

    黑衣人被马书长的样子惊到了,正想躲开。就被巨大的力量撞得飞了起来,并被紧紧抱住落向了悬崖。

    然而黑衣人并没有慌乱,在掉出悬崖的瞬间。松手撒剑,一把抓住马书长的后背,脚在崖边一蹬。翻转过身子。

    此时马书长已死了,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在重力的作用下掉下了万丈深渊。

    稍后黑衣人的一蹬之力已尽,正准备以纵身之法跳回涯上,就在这时,却发现了在石台上的姜逸峰正瞪大着眼睛看着他。

    原本灭门姜家堡就是为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而翻遍了整个姜家,确什么都没找到,又发现姜御虎的儿子已逃。于是在帮主的命令下转衣人就带了几个手下追了出来。

    “死要见人,活要见尸!”这是帮主的原话。

    他咋一看到姜逸峰惊喜得无以复加,想都没想就准备喊“他在这”。但是他忘记了自己身在半空之中,嘴一张,提起的真气一泄。只发出“啊——”的一声就往涯下掉去。

    这一切看是很长,其实从马书长对黑衣人扑去不过一眨眼的事,这时马书长嘴里喷出来的血才落在了姜逸峰的脸上。

    姜逸峰的视野瞬间被染红,但他仍然死死的盯着掉下去的黑衣人,并记住了黑衣人背影上的醒目的“北斗七星图案”。

    姜逸峰靠在涯边一动不动,其实才四岁多的姜逸峰还并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被马伯伯抱出来时娘亲伤心的脸和父亲的话。

    “逸峰记着,带好你胸前的天元珠。以后要听马伯伯的话。”

    直到刚才他的马伯伯掉了下去他才隐隐明白:“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对他很好的马伯伯了,也见不到爹爹了,更见不到娘亲了。就好像奶奶过世的时候,自己怎么都叫不醒她。”

    从那个时候起他明白了什么叫死亡,奶奶的死也在他心里种下了对不死的渴求。

    “副帮主掉下去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在头顶响起。

    几名黑衣人走到了涯边。其中一个还用手中的剑辟了两下草堆,向涯下望去。

    姜逸峰听到声音,双手紧张的贴在涯边,身子用力的向涯边靠了靠。呼吸也粗了起来,心脏更是像要从口中跳出来一般。

    幸好这是夏季,正是山上杂草的生命力最强的时候,黑衣人随手一辟其实没有多大效果,此人也没有多砍两刀,要不姜逸峰肯定会暴露出来。

    “走!下山搜。”随着一阵繁杂的脚步声远去,这里除了呼呼的晨风就只余下一个四岁多的小童瑟瑟的立于悬崖上。

    过了很久姜逸峰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断断续续的哭声持续了近半炷香的时间,直到姜逸峰累得坐在石台上,背靠着悬崖涯沉沉睡去。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连载完本小说,尽在安卓读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