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乐读中文网>无敌战兵>

第1章 异界归来

书名:无敌战兵作者:途遥本章字数:3101创建时间:2015-08-17 14:24:20

    “终于回来了!”

    站在洛城的街头,江宁有种恍若隔世的感慨。

    当初离开时,他不过是个十七岁的高三学生,而今却已经是二十五岁的青年。

    八年过去了,记忆里的街景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高楼大厦。

    这座城市已经变了,这座城里的亲人都还好吗?

    整理一下背上的行囊,他急步朝记忆里家的方向走去。

    摆脱了新城区的繁华,穿过老城区纵横交织的小巷,远远的,看见了那栋魂牵梦绕的筒子楼。

    此刻,正值初春时节,傍晚的空气中还萦绕着丝丝寒意,温暖的灯光透过窗子投射在他归来的路上,熟悉的乡音翻过墙头传入他的耳中,是那样的亲切。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宛如一阵轻风,穿过了院子,爬上了楼梯,飘然来到位于四楼的家门外。

    正准备敲门,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年轻女子端子碗中药渣走了出来。

    猛然看见门口站着个大男人,女子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就要往后缩,可是等她看清江宁的面貌后,却又愣住了,疑声道:“你,你是……”

    江宁也很意外。

    虽然时隔多年,但女子的眉目依然清秀,还能认得出她是自己的高中同桌叶霜。

    只是,她怎么会在自己家里呢?

    “你是江宁?”叶霜终于缓过神来,惊呼出声。

    江宁点了点头,回应了一个微笑。

    “你怎么才回来?”叶霜顿时瞪大了眼睛,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连声斥责道:“这么多年,你是跑到哪里去了?叔叔阿姨一直都在找你知道吗?”

    江宁脸上的微笑渐渐变得苦涩起来。

    他的失踪源于一个意外,而这八年在国外的经历又太过血腥,使得他心中即便有再多的无奈,也无法宣诉出来。

    好在叶霜并没有太过追问,急忙把他拉进屋里,又朝外面看了看,便赶紧把房门关上了。

    转过身来,她在江宁身上仔细打量了一会,这才叹了口气,道:“阿姨病了,叔叔没时间,所以我在这里照顾她。”

    “病了?”

    江宁的心猛然一沉,母亲的身体一向都很好的,怎么忽然病了呢?

    他的视线沿着叶霜手指的方向,往旁边的卧室看去。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躺在床上,旁边还挂着吊瓶,正在昏睡当中。

    她显然病得不轻,即便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脸依然被冻得乌青,哪怕是在昏睡时,也会时不时露出痛苦的神情。

    江宁眨了眨眼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生我养我的母亲?

    他眼眶微红,慢慢走了过去,像是怕惊忧到母亲的睡梦一样,小心翼翼地跪在床头,捧起母亲那只布满针孔,干枯青瘦的左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上。

    “阿姨得的是心脏病,已经好几年了,本来叔叔收废品攒了点钱准备做手术的,可是前段时间不小心撞到了人家的宝马车,攒的钱全陪进去都还不够,现在给人家干苦力抵债。没了钱,阿姨的病也就耽误了,现在只能用些便宜的中药偏方维持……”

    随后跟进来的叶霜低声解释道。

    她的话,更让江宁心里难受。

    自己离家八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与家里取得联系,怎么也没想到父母竟沦落到这般田地。

    不过很快,他紧皱的眉头又有几分舒展。

    听叶霜的意思,这病虽然危险,但只要有钱做手术,以现在的医疗技术,还是可以彻底治愈的。

    而且他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虽然经历了无数危险,但也收获了不少。

    想到这里,江宁从行囊中掏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金色的小药丸,用桌子上放的温水化开后,一点点的喂进母亲口中。

    瓶子中的小药丸,是他在非洲时,从一个部落酋长那里得来的,据说是用各种极其罕见的珍贵药材融制而成,拥有续命转生的功效。其中三颗救过江宁自己的命,还有一颗被他用来救助一个身染剧毒的女子,现在这是最后一颗了。

    金色小药丸拥有神奇的功效,江母喝下不久,被冻得乌青的脸便恢复了几分血色。

    站在江宁身后的叶霜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眼睛因为惊奇而瞪得圆溜溜的。

    渐渐的,昏睡中的江母似乎有了感应,她慢慢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床头跪着的江宁,愣住了:“我这是在做梦吗?”

    江宁摇了摇头。

    他盯着母亲的脸,小心侍奉着让母亲把杯子里的水全部喝下。

    “小宁,你真是小宁?”

    江母已经彻底清醒,可她显然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妈,是我,我回来了!”

    江宁紧紧抓住母亲的手,重重点头。

    这个刚从战场上挣扎出来的七尺男儿,这个曾在国外的佣兵世界掀起惊涛骇狼的战神,此刻,在自己的母亲面前,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像孩子一样流下了泪水。

    “直是我的小宁!”

    江母忽然坐了起来,把他紧紧搂在怀里,失声痛哭道:“你怎么才回来?这么多年你是跑到哪里去了?你爸爸被人讹上了,人家要收咱们的房子,可我实在不舍得离开这里,就是怕你回来了找不到家啊……”

    母亲的泪水,很快便打湿了江宁的肩膀。

    他低着头,沉默着,任由母亲倾诉着这些年的苦难和思念。

    八年了,自己离家实在太久太久了。

    “砰!”

    就在江宁终于见到了母亲,却发现母亲已是白发苍苍,卧病在床的时候。

    就在他为些而感到万分愧疚的时候。

    紧闭的房门忽然被人踹开,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尖细的声音:

    “哭顶个屁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江宁明显的感觉到,母亲在听见这个声音后,瘦弱的身体因为畏惧而一阵剧烈的颤抖。

    他眼中寒光一闪,循声望去。

    出现在他视线中的,是个打扮得痞里痞气的青年。

    这人一脚踹开房门后,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往客厅当中一站,目光在房内巡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江母的身上,冷哼一声,道:“别怪老子没提醒你们,今儿若是再不搬走的话,就等着给那老东西收尸吧!”

    “找死!”

    青年话音刚落,江宁便一个纵步扑到了他的面前,挥起一拳打了出去。

    “砰!”

    青年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惨叫一声飞出数米,重重地撞在墙上,弹回来又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大呼小叫?”

    不等青年爬起来,江宁一把掐住他的喉咙,将他整个举了起来。

    这狗东西,竟然敢威胁自己的母亲!

    江宁此刻的表情,又岂是一个凶字了得?

    青年名叫项成,是金鼎娱乐城的保安队长,手下跟着七八个小弟,也算是这旧城区混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平日里威风八面。可是,面对此刻的江宁,他却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霜也被突然爆发的江宁吓住了,醒过神来后,急忙上前劝阻:“江宁,快松手,这样会出人命的。”

    江宁冷哼一声,眸子里寒光凛冽,他根本就没打算让这痞子活着出去。

    “小宁,别犯浑,你爸还在他们手里呢!”江母也赶紧追出来阻止道。

    江宁闻言一愣,眉头颤了颤。

    随即稍稍一用力,便把项成像破麻袋一样甩出门去。

    从地上爬起来,项成长长地吐了口血沫子。

    刚才,他差点就以为自己没命了。

    缓过神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盯着缓慢走来的江宁,厉声威胁道:“你等着,老子跟你没完。”

    说着,他手伸进怀里就准备打电话叫人来。

    可没等他掏出手机,便被江宁一把揪起往墙上重重一撞,手机扑嗒掉在地上,而他背上的骨头也像是被震碎了一样,痛得他哇哇大叫。

    “砰!”

    江宁在他小腹上打了一拳。

    强大的冲击力,震得项成五脏六腑一阵翻腾,一股浓郁的气血被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惨叫声嘎然而止。

    “我爸爸在哪里?”江宁冷冰冰地问道。

    此时,项成已经意识到自己是碰见狠人了,慌乱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

    “砰!”

    还没等他想好是否认怂,江宁就又给了他一拳头,那股卡在喉咙里的气血顿时喷涌而出,带走了他刚刚吃过的晚饭,还有一股火辣辣的腥甜。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江宁的声音清冷,不掺杂一丝感表。

    “我说,我说……”项成再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急声求饶。

    江宁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稍稍松了几分。

    “老头……老爷子在我们公司,耿总说收了房子才让他回来。”项成说完,眼泪便混着血水一起往下掉,实在是太痛了。

    “带我去!”

    江宁懒得和这个小痞子废子,揪住他的头发便往楼下拖去。

    “小宁……”

    身后,叶霜扶着江母追了出来,两个女人都一脸的担忧。

    江宁回头笑了笑,安慰道:“妈,你和叶霜在家做好饭等着就是,我很快就会和爸爸一起回来的。”

    说着,还在项成那张被打得五花肉似的脸上拍了拍:“你说,是不是?”

    项成此刻已是痛不欲生,哪还敢有半个不字?只是一个劲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