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书名:王妃不好惹:王爷,表太坏作者:苏梓倩本章字数:1903创建时间:2015-04-13 19:37:20

    大周盛世,楚王府内院深处,昏暗阴冷的别院,月色透过小小的木窗照进来,冰凉的洒在角落里紧紧卷缩成一团的她身上。破旧不堪的下等粗劣衣裳包裹着她瘦弱的身躯,面前摆放着她最后的晚餐,可却没有动过。

    她忽地坐起来,双手抱膝,望着窗外那轮姣洁明月,安静的发起了呆。

    “吱呀”沉重的木门闷声被人打开,未掌灯的房间终有了丝晦暗的明亮,缕缕的光线短浅一般的映在破旧的桌椅上,一行奴仆脸色阴郁的出现在院门口,昏黄的宫灯随着行人无声踏进来。

    倏地,一行人齐目凝视着抱膝而坐的她,黑暗笼罩了她一身的寂然,却掩盖不住眉宇间的风华绝色。

    如此倾城的女子,曾是荣宠至及的楚王妃,今夜过后,却将成永远的弃妃。

    “王妃。”手捧托盘的飘零微微颔首,轻声低唤一声。

    她仿若未闻,仍旧静静凝视着窗外的月光,姣洁的月光照在她倾城的容貌上,发出奇异的柔光。

    尔后,她微微蹙眉,眼眸中氤氲淡淡的水气,双手不自觉的扶上小腹,低低的自嘲一声。

    飘零上前一步,蹲下身子,将摆放在托盘中的堕胎汤呈上:“王妃,这是主子赐给你的堕胎药。”

    她神情淡淡的抬眸,凝视着面前这碗黑漆漆的药汤,脸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他真冷血,绝情的赐给她碗堕胎汤,她肚子里怀的可是他的骨肉。

    “王妃,时辰到了,你莫让奴婢为难。”飘零怜悯的望了她一眼,低声提醒道。

    侧眸凝望着飘零,许久许久,她露出抹讽刺地笑,伸手接过那碗药汤,一饮而尽,未了,她将碗狠狠摔破在地,悠悠站起来,倚靠在墙上。

    “飘零,你且告诉他,我与他从此不再相欠,恩怨已绝。”

    那一字一句,在寂静的别院里,那么清晰,那么坚定。

    “奴婢定会如实禀报主子。”飘零无奈地叹气,恭敬的回答她。

    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院门口,月光下站着个高大的英俊男子,衣服是冰蓝色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袖边,与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相映生辉。

    蓝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夜风吹过,微微飘拂,衬着修长的身材,仿若神明降世。

    他微仰着头,抿紧双唇,狭长的丹凤眼清幽冰冷,淡定而深不见底,静静的凝视着门口的她。

    他深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就像是深夜里的危险野狼,无人敢靠近。

    她站在门口神情冷漠的望了眼月光下的男子,然后缓缓的向他走去,直到他面前也没有停下脚步,没有任何犹豫的往院门口的方向走去。

    “你真要走?”一只修长的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冷冰冰的声音出自于他的口。

    “休书已写,我留在此地已没有任何意义。”她停下脚步,侧头望着他,淡淡的说道。

    “如果你愿留下,我可以收回休书。”他低头凝视着面前的佳人,低低说道。

    “不必。”她坚定的摇了摇头,去意已决。

    “为什么?你肚中的那个孽种已经除去,你为何还不肯留下来?”愤怒的欲火已在他眼中燃烧,只要一想到她肚中怀着别人的孩子时,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冷笑一声,嘲弄道:“你真的认为我肚中怀的是孽种?”

    “难道不是么?紫嫣亲眼所见,亲口所说,如果不是她,此该我还会被你蒙在鼓里。”

    “呵,侧妃的话你也信?”她讽刺地一笑:“就因为别人的一句话,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我的孩子流掉。”

    紫嫣是不会欺骗他的,她亲口所说的一定是事实,而他也没做错。周楚暮在心里是这么安慰自己。

    倏地,他忽抓着她的肩膀,低头凝视着她,狭长的凤眼现出一比光芒:“念雪,我们重新开始。”

    “你觉得有可能么?”她顿了顿,满脸讽刺,冷冷地扫视了他一眼,厌恶的挥开了他的手,没有感情地道:“周楚暮,从今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说完,没有犹豫,大步离去。

    “安念雪。”凌空一跃,他再次挡住了她的去路,拽着她的胳膊,望着她低声哀求:“不要离开我,留在我身边!”

    她一声不吭,脸色淡漠的移开了视线。

    月光下的庭院里,飘零抱着双臂凝视着那如嫡仙似完美的两人,在她心里,她是不愿两人分离。

    沉默的夜色中,一声“念雪”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令人心惊。

    她侧首,正对上站在院中的男子,他微微喘气,那双眸子却紧紧的盯着她,里边分明是深深的愉悦的笑。

    不苟言笑的他,竟也会露出这番纯真的笑容。这样的他,一点也不像是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战神。

    他就站在不远处,月光照在他紫袍上,发出柔和的色彩,夜风拂过他的黑发,难掩他的俊美。

    她望着不远处的男子,忽地笑了,眼眶中的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她大力地甩开周楚暮的大手,朝男子奔去。

    “念雪,我带你离开。”他伸手握上她的手,含情脉脉地道。她曾是他的妻,可接她离开却是今晚,一切为时不晚,还来得及。

    她望着他,十指相扣,然后微笑着点头。

    他弯腰打横抱起她的身子,跃上了高高的墙头,转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庭院中,徒留下周楚暮一身凄凉,僵直的站在了那里,眸子里都是痛楚……

    恍惚中,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在繁华的京都,他依旧是楚王爷,而她却是安家那个无忧无虑的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