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那么卑微的爱

书名:极品怪少的冒牌宠妻作者:云汐瑶本章字数:2009创建时间:2013-03-22 10:17:10

    “求求你,不要走,不要……”

    贺莲依拉着东方铭的裤管哭得泣不成声,她那么爱这个男人,爱到连自己都可以舍弃,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要她?

    东方铭冷眼的看着脚下的女人,连最后的一点耐心都没有了,那深邃幽暗的眸中有的只是厌恶,深深的厌恶。即便,前一刻他们还在翻云覆雨,可是下一秒他就变成了魔鬼,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入深渊。

    踢开莲依的手,东方铭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领带,“贺莲依,你对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难到你还看不出来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爱你啊……”莲依哭喊着,那样的卑微,卑微到自己都觉得可耻。可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不想放手,想用自己最后的一点资本来赢回东方铭的心。

    “爱?”东方铭笑了,笑得那样的不屑和残忍。他弯下腰伸手捏住莲依的下巴,强势的抬起她的头:“别跟我说爱,那会脏了我的心。已经到现在这样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只是在利用你接近你父亲贺莲城,为的也只是我自己的公司而已。至于我爱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薛蔓一个人!”

    “轰……”

    莲依的整个灵魂都因为东方铭的这句话而震住了,她睁大着眼睛看着他,眼中满满的都是不置信。他只是在利用她?不,不是这样的。从前的他是那样的温柔,连她受一点小伤都那么紧张,怎么会不是爱?

    被东方铭踢开的手再次抓住他的裤管,她跪在他的面前,拼命的压低自己的声音,“铭,我知道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你说过你爱我的,你说过的啊!”

    贺莲依的声音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味道,因为害怕,整个人都颤抖着,脸色越发的惨白。她不信,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被颠覆,她不信!

    看着她的嘴里,东方铭连最后一丝耐心也没有了,嘴边溢出满满都是残忍的笑,笑着贺莲依的愚蠢。他低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冷冷的开口:“如果我不说爱你,你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为我做事呢?你爸爸不是傻瓜,他早看出我的动机了,可是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疼你,即便是知道我的目的却还是没有说破,只是让我好好对你!”

    说到这里,东方铭的脸上闪过一抹明显的恨意,一双眸更透着肆意的寒:“好好对你?怎么可能!对于你们贺家,这点惩罚还完全不够看!”

    贺莲依茫然的松开了手无力的垂了下来,东方铭眼中的恨她看得真切,可是她无法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恨?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吗?为了这个男人,她败掉了整个贺家,害得父亲入狱母亲惨死,现在连自己都输进去了。如果现在连他都要抛弃她,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不,她不能失去他,就算是不爱,她也不要离开!

    这样的想法很快占据贺莲依所有的思绪,疯狂的开始蔓延。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那她宁愿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毁掉!

    垂着的手心猝然握紧,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她都不以为然。可是还不等她发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的响起,那样的强烈。

    东方铭眉头微微一皱有些担忧,迟疑了下最后还是打开了门。门一打开,薛蔓就冲了进来,当看到凌乱的大床和贺莲依时,眼眶顿时就红了起来:“铭,你说你们没有什么的,为什么又要做这样的事?”

    薛蔓的声音充满着质问,但是看起来却又是那么的楚楚可怜。东方铭眉头皱得更深了,毫不犹豫的上前楼主她的肩带进他的怀里,轻声的安慰着:“小蔓,这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我爱的人始终都只有你一个!”

    东方铭坚定的声音在房间里传响,安抚了薛蔓却震惊了贺莲依。她就那么看着相拥了两个人,突然觉得无比的讽刺。再然后,她头脑便是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冲了上去,直接拉开薛蔓就骂了出来:“贱人,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说着,她抬手就要打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震耳欲聋,贺莲依脚步踉跄了几步,头偏在了一边,头发凌乱的搭在红肿的左脸上。她慢慢的回过头,对上的是东方铭愤怒到了极致的眸。

    “贺莲依,你没有资格骂小蔓,因为你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贺莲依没有动,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突然的,她笑了,笑得肆意张扬。张扬之后,是东方铭所看不见的伤。然后,她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薛蔓的手腕转身往阳台上跑,然后在东方铭愤怒的注视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抵在阳台的栏杆上,带着决绝的眼神看着他,“东方铭,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选择,是要她,还是要我?”

    贺莲依很想为自己悲哀,即便是到了现在她居然还在期望着东方铭会有那么点爱她,所以她用了最后的手段。可是事实证明再一次的证明,她到底有多愚蠢。

    东方铭几乎连想都不想,上前捏住贺莲依的手腕,力道重到她直接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贺莲依的手松开了,得到解脱的薛蔓直接扑进了东方铭的怀里,惊恐的抖着身子。

    “铭,我好怕!”

    这一刻,东方铭再也不再压抑他的愤怒,她用力的将贺莲依甩开,她的脚随着一拐,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往后仰,最后腰重重的撞在栏杆上,就那么从栏杆上翻了下去。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东方铭想要伸手去拉住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就那么看着贺莲依跌落下去,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鲜血,顺着贺莲依的后脑勺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她身下的一大片地板。东方铭的呼吸顿时一紧,看着致死都不愿闭上眼睛的连依,深邃的瞳孔缩了又缩。

    其实,哪怕是最后,他也并没有想过要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