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我适合遮面

书名:灰姑娘的腹黑王子作者:云梦殇本章字数:2083创建时间:2012-12-24 14:58:17

    闹钟猛地响起来,那刺耳的声音绝对可以把这楼上楼下的人全部吵醒,但是却在足足响了将近三分钟之后,床上的那一团物体才有了些许的动静。从被子里伸出了一只手,放在了闹钟上面,按下了静止。然后那只手就停在了闹钟边的床头柜上静止不动了。

    忽然,就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样,床上的“那一团”猛地跃起,却紧接着发出一声哀嚎,再度跌落到床上。几秒钟之后,刚才的那只手抓起了闹钟,再然后就是尖叫再尖叫。

    “迟到了,迟到了,该死的。早知道就不答应那群女人了。”

    一个身影嘟囔着跳下了床冲入了浴室。

    对着镜子中疯头疯脑的自己做了个鬼脸,把乱糟糟的头发胡乱用手扒拉了一下,就开始了刷牙洗脸的每天早上必做的工作。

    对着镜子用毛巾擦脸的时候,吴慧婷不禁对着镜子哀叹。网上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中分看鼻子,齐刘海儿看脸型,斜刘海儿看气质,无刘海儿看五官。可是吴慧婷认为自己比较适合遮面。

    镜子里的脸是苍白的,不是说自己长得有多么的白。是真的苍白。脑袋里像是有个人拿着个重锤在不停地敲打着。这一切都是拜昨晚所赐,昨晚……昨晚……

    吴慧婷忽然发觉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了。带着娱乐的精神,她又左右仔细看了又看,确定是自己的房间无误,也没有跳出什么花美男来。唉,如果是大东突然出现就好了。想到这个,吴慧婷又摇了摇头,笑自己的天马行空。

    不过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她目前能记得的就是被公司的那帮女人拉了又拉拽了又拽,才勉强答应去酒吧坐一下,可是这短短的一下之后,之后发生了什么,她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没错,她昨晚喝多了。

    走出浴室用眼睛瞄了一下时钟,计算着从家到公司所需时间,现在这个时间赶到公司的可能性只有两点,一种是乘出租,相当的不经济,而且还得保证不堵车,才能不迟到。另一种就是如同平时一样乘地铁,这个时间上有保证。但是也要她挤得上去才行。想到挤地铁,吴慧婷就是又一阵哀嚎。

    每天两点一线,家到公司,公司到家。一成不变。每天要和许许多多陌生的人挤在那拥挤不堪的空间里。她真的真的是受够了。可是能怎么办,她只能用这种方法。她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小会计。没有足够的钱让她挥霍,天天搭出租。买车更是不可能了,因为她有驾驶恐惧症。

    嗯,没有这种病症,好吧,算是她自创的,嗯,不对,是独创的。

    检查了一遍所有上班要带的东西,第一件事情却是打开了手机,想看一看有没有他的留言。结果是没有,连空间里也没有任何踪迹。吴慧婷苦笑了一下,觉得头更疼了。不过这样更好,头疼总比心疼要强得多!

    走出房间,看了一眼忙碌着的父母。

    “爸,妈。我出门了。”意料中的没回应,不过她已经习惯了。之后,她踏出了家门。

    巨蟹座的女生都是超级没有安全感的,吴慧婷觉得自己犹为如此,甚至更为厉害,因为她不只没有安全感,还常常患得患失,东想西想的。这一种,有个好听的说法叫爱作梦。

    被人推着进了地铁车厢,然后一路被人挤来挤去的到了她下车的那一站,然后再被人群从车厢里推出来。她苦闷的一天又开始了。

    可是今天绝对不是苦闷的一天,因为她从走进公司就觉得怪怪的。没错,就是怪怪的。不是她瞎想,也不是她疑神疑鬼。她发觉公司的那群女人都在看她,也都在窃窃的笑。可是当她把目光投过去,用眼神来询问时,她们却都笑着散开,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到自己的座位,把东西放好,一下秒她就冲进了公司的卫生间,站在那面镜子面前前面后面的照了个仔细,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没有穿错衣服,搭配也没有任何问题。肯定没问题,除了黑就是灰,能搭错就怪了。头发也没有问题。清汤挂面的头型,想要有问题,也是比较难的。

    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引得她们这么的怪异呢?

    吴慧婷冲进卫生间时是一肚子的疑惑的,出来的时候疑惑更浓。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肯告诉她究竟是怎么了。不管了,先工作再说。

    报表,报表,每天都淹没在报表之中。这还只是日常,如果遇到月底或是年底,又或是总公司那边检查,她就要爆炸了。

    可是今天的她无论如何也进入不了工作状态。因为她的老毛病又犯了,不弄清楚为什么大家要那样子看着她发笑,她实在没有心情工作。

    打开电脑,偷偷进了微博和空间里一统发泄,也查看了昨天自己去酒吧期间有没有发布什么要命的酒话或是疯话。结果是没有。气馁地退出所有,关上屏幕。吴慧婷觉得自己要疯了。

    没有胃口,昨天喝的酒在惩罚着她的胃。但是她还是要和大家一直去吃饭,因为她要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

    她揪住了昨晚上的同行之一:“不管了,你必须得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昨天喝醉了,这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们今天一个个的这么的奇怪。”

    那个女人仍然是笑得诡异,眉飞色舞的问吴慧婷:“你做了什么,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要是记得,我现在还用这么急躁么。快点说,昨晚我究竟做了什么疯狂的举动。”

    现在吴慧婷可以确定的是,昨晚的她一定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否则她们也不会这样笑的这么夸张。

    “那好吧,我告诉你。只要你请吃午餐,我就所有的完完全全的不留一点的都告诉你!”说到这里,她故意眨眨眼,神神秘秘地补充着。“除了我,还真没有人知道所有的实情,你问我算是问对了!”

    急于知道实情的吴慧婷,只好忍痛让荷包损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