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乐读中文网>盗猎笔记>

第十三章:渡过难关

书名:盗猎笔记作者:幻想天敌本章字数:2736创建时间:2012-09-02 04:18:16

    回到病房里,孟玲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马勇,眼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

    此时马母已经睡着了,不知道这位老人家还能不能撑得住。

    第二天一早,梁子就离开了医院。

    孟玲走到医院外面的早点摊,花了两元钱买了包子和粥,正要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

    “孟玲。”

    随着那人叫出名字,人也走到了孟玲的身边。

    “你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孟玲觉得有点眼熟,但不敢确定是谁。

    “你把你老同学我都忘了,我是杜春丽啊。”那女人提醒道。

    听到女人这么一说,孟玲忽然想起来了。

    “原来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啊?”孟玲问道。

    “我是来买早点的,我家就住这不远。”杜春丽回道。看了一眼孟玲之后,杜春丽又问道:“你来这里干嘛来了,你不要跟我说你搬城里住了吧。”

    被杜春丽这么一说,孟玲脸有点红了,结结巴巴的回道:“我……其实我,我有点事到城里来,办完就回去了。”

    杜春丽哦了一声,说道:“有空来找我啊,我请客。”

    “好啊。”孟玲笑了一声回道。

    等孟玲走远了,一个男人从旁边走了过来。

    走到杜春丽的旁边问道:“刚才和你说话的那女人是谁啊?”

    杜春丽哼了一声,回道:“就是一个乡巴佬,不用理她。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包子,喜不喜欢啊。”说完,杜春丽把手里的早点在男人面前晃悠了一下。

    马勇的病房里,马母一直盯着儿子的脸看。

    “婶子,我买了点吃的东西回来了,您吃一点吧。”说完,孟玲拿出一个包子递到马母的眼前。

    马母微微的笑了一下,对孟玲说:“闺女,我不吃了,你吃吧。”

    看着马母憔悴的样子,孟玲心里难受了一下,将手中的包子重新放回了方便袋里。

    “问一下谁叫孟玲?”这时,一个身穿白褂的护士走了进来。

    孟玲赶紧擦了一下眼里的泪水,转过身对护士说道:“我就是。”

    “哦,下面有人找你。”

    “谁啊?”孟玲问道。

    “我哪知道,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说完,护士转身离开了病房。

    孟玲转过头对马母说道:“婶子,我下去看一下,马上就回来。”

    马母点了点头说:“去吧。”

    “妈,你怎么来了?”孟玲刚一走出住院部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此时孟母正坐在外面的一张排椅上,听到孟玲叫自己,站起身走了过来。

    “勇子的情况怎么样了?”孟母关心的问道。

    听到母亲问这个问题,孟玲脑子又闪现出马勇的样子,差一点没哭出来。

    “勇哥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医生说很快就能出院了。”孟玲回道。

    孟母叹了一口气,说:“你不用骗我了,我都知道了。”

    “妈,你说以后可怎么办啊。”听到母亲的这句话,孟玲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孟母看到自己的女儿哭了起来,自己的心里也跟着不好受起来。

    拍了拍孟玲的肩膀,孟母说道:“没事的,会好起来的。”说完,孟母从自己带来的黑皮包里拿出一叠钱出来,然后放到了孟玲的手里。

    孟玲看着手里的钱,问道:“妈你这是干什么啊?”

    “这是马勇他爸来提亲时拿的钱,现在咱们家用不到,你先给他用上吧。”孟母给孟玲擦了一下眼泪说道。

    “妈,这……”

    见孟玲有点推迟,孟母直接打断她的话说:“勇子是个好孩子,你不想要这个男人,我还想要这个女婿呢。”

    孟玲的眼泪再一次的涌出来,抱着母亲哭着道:“妈……”

    中午刚过十二点,一个医生走了进来。

    “你们还没把钱凑齐吗?”

    医生刚一走进来,直接开口问道。

    “我弟弟已经去,差不多也快回来了。”孟玲站起身回道。

    “什么钱呀?”马母开口问道。

    “没什么婶子,我去给大夫说说。”孟玲说着把医生领到了病房外面。

    “您能再等等吗,我弟弟马上就回来了。”走廊里,孟玲对医生说道。

    听了孟玲的这句话,医生脸上的表情变了一下。

    “这个不好说啊,还有其他病人等着手术呢。”医生对孟玲说道。

    孟玲看了一眼医生,将母亲给自己的三千元钱从兜里逃了出来,对医生说道:“我现在兜里只有这些,你们先给手术好不好。”

    医生有点犯难了,说道:“这可不行啊,医院里有规定的。”

    “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他啊。”说着,孟玲就要给医生跪下。

    医生见状赶忙将还没跪下的孟玲扶起来,说道:“我去跟领导请示一下吧,你等我的消息吧。”说完,医生转身走开了。

    孟玲手里拿着钱看着医生离去,眼泪再一次的落了下来。

    回到病房里,马母依然还在看着自己的儿子。见孟玲回来,马母问道:“刚才医生和你说什么了?”

    孟玲摇了摇头回道:“没什么,只是过来问一下勇哥的情况。”

    马母哦了一声,然后继续盯着儿子看。

    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梁子走了进来。

    “婶,勇哥好点了吗?”梁子一走进病房就问道。

    马母抬起头看了一眼梁子,回道:“还是老样子,一直睡着。”

    梁子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孟玲的身边,用手拉了一下的她的衣服。

    孟玲点了一下头,然后跟梁子走了出来。

    “钱弄到了没有?”孟玲一走出病房就问道。

    梁子叹了一口气,回道:“本来是弄到了,可是半路却……唉……”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看到梁子的样子,孟玲心里突然涌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今天早上就去取钱了,可是再回来的路上……被抢了。”

    当梁子最后三个字说出来之后,孟玲只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梁子赶紧扶住要晕倒的孟玲,说道:“虽然钱没有了,但我还是有办法的。”

    “现在钱也没有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啊。”孟玲说着说着小声的哭了起来。

    “勇哥是公家的人,而且还是在自己工作的位置上受了伤,应该由公家出钱给勇哥看病。”梁子赶紧说道。

    “那你去找了没有啊?”孟玲抬起头问道。

    “还没有。”

    “那你还不赶紧去啊。”孟玲说道。

    梁子应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下午,梁子回来了,这一次看他的脸色明显高兴了许多。

    “事办好了?”看到梁子高兴的样子,孟玲问道。

    梁子点了点头,说道:“我找局里的领导了,听我说完之后,领导一下就重视起来了。”

    “那勇哥的医药费有着落了?”听到梁子这么说,孟玲也高兴了起来。

    这时,中午来的那个医生走了进来,说道:“你们准备一下,明天病人进行手术。”

    “太谢谢你了大夫,我……”孟玲一高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医生呵呵的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转身走出了病房。

    过了一会,马母从外面走了回来。

    孟玲上前对马母说:“婶子,勇哥有救了,明天医院对他进行手术。”

    听到孟玲的话,马母有点愣了,问道:“不是说勇子已经好了吗,怎么还手术啊。”

    见孟玲说漏了嘴,梁子赶紧走过来说道:“婶啊,勇哥的事县里领导知道了,所以特意安排医院照顾好勇哥。”

    “是吗,领导都知道了。”马母心情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领导还说等勇哥手术完之后,来看望看望他呢。”梁子说完嘿嘿的笑了一声。

    听到领导要来看望自己的儿子,马母激动的哭了出来。

    第二天中午,马勇再次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进行的格外顺利,也许马勇命不该绝,也许他运气好,反正是活过来了。

    当马勇被推出手术室的那一刻,马母和孟玲都哭了出来,就连梁子也跟着掉起了眼泪。

    过了大约五天之后,马勇醒了过来,但还是有点不太清醒。

    就算是这样,马母也高兴的几天没合上眼,最起码有了一个盼头。

    在这期间,局里的领导又来看望了好几次。

    就这样过了两多月后,马勇已经能下床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