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不会忘记我们之间所打的赌

书名:总裁的皇后娇妻作者:秋暖红枫本章字数:2029创建时间:2012-04-30 07:05:08

    什么?她们三人刚刚所做的事情和所说的话,冷三少和南曲他们统统都知道。

    烟暖轻皱眉头,这还真是,一山比一山高。

    杨子涵瞪着南曲,怒吼道。

    “那你们都听到了些什么?”

    幸好,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磨练,南曲弱小的心灵已逐渐变得强大起来。

    他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恰好就听到了你叙说往事的那一段,真没想到,你竟有如此悲惨的过去。”

    杨子涵开始冷笑,她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淑女风范了。

    扑上去,她现在只想把南曲痛扁一顿。

    这次,是烟暖和冷苍黎都手疾眼快,又把杨子涵给拉了回去。

    “你是不是打架打上瘾啦?见人就想扑上去。”

    冷苍黎的话刚说完,烟暖又继续说道。

    “子涵,你看清楚,这是个男人,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扑上去。”

    南曲立刻闪到墙角处,笑得如沐春风的说道。

    “杨姑娘,我可不喜欢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你还是矜持点的好。我知道你功夫了得,所以,倒是不介意和你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杨子涵看了看烟暖,又看了看冷苍黎,她阴沉着脸说道。

    “你们最好快点放开我的手,我一定要和这个男人单挑。”

    烟暖和冷苍黎四目相视,都很有默契的摇了摇头。

    紧接着,冷苍黎在杨子涵耳旁轻声劝说道。

    “你打不过他的,我们还是早点回去上药为妙。”

    烟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一旁的冷三少,她发现,冷三少正一脸悠哉的看着好戏。

    难怪?她和冷三少这么有缘分能成为夫妻。莫不在于都拥有这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太度。

    接收到烟暖炽热的目光后,冷三少回以轻蔑一笑,宛若在说,你们很幼稚。

    烟暖一脸平静如水的对冷三少翻着白眼,她用唇语告诉冷三少。

    “小心,我用咖啡毒死你。”

    冷三少一脸纳闷,这女人,是在威胁他吗?

    不过,他对她泡制的咖啡,确实有着浓烈的恐惧感。

    他突然想起,自己下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确实没有时间,继续在这里耗下去。

    打断了杨子涵和南曲之间的斗嘴,冷三少面无表情,清冷的说道。

    “南曲,你送小小姐和杨小姐回去上药,女人,我送你去上课。”

    南曲一脸无辜,他就知道,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总会落到他身上。

    “是。”

    跟在冷三少的身后,她们浩浩荡荡的走出酒店。

    杨子涵稍微收敛了自己的怒气,找回了一点点矜持。

    这可不是杨子涵第一次见到冷三少,说实话,她是有些怕,又有些敬佩,冷三少身上的那种,清冷的霸气。

    故意靠近烟暖,杨子涵在烟暖的耳旁轻声说道。

    “小暖,真没想到,你的老公会是他,我很羡慕你,不过,你们挺般配的。”

    又一个羡慕她的女子,烟暖不明白,这冷三少除了有点钱之外,到底还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竟惹得她的好友都羡慕她,嫁了一个他这样的老公。

    来日方长,她倒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才行。

    烟暖压低自己的声音,在杨子涵耳旁说道。

    “我收下你的羡慕,什么时候?也让我羡慕羡慕你。”

    杨子涵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不会让你久等的。”

    来到停车场,烟暖和杨子涵互留了对方的电话。

    而冷苍黎嘛!她可不想留着自己情敌的电话,她一脸不屑的表情,说道。

    “杨子涵,只要你不和我抢栎,我们就是朋友,还有,不要忘记了,我们之间打的赌。”

    转过头,冷苍黎又对冷三少继续说道。

    “三哥哥,我自己开车回去。你让南曲送杨子涵回去就可以。”

    冷三少点了点头,淡漠的说道。

    “小黎,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杨子涵看着冷苍黎,一脸的傲然。

    “放心,就算是全世界只剩下他水蓝栎一个男人,我杨子涵也不会和你抢啊!当然,我不会忘记我们之间所打的赌,我还等你跪着叫我姐姐呢?”

    互相道过别后,南曲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帮杨子涵打开车门。虽然,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是别扭。

    最后离开的是烟暖和冷三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烟暖,她紧紧拥着自己怀里的包包,这样对她来说,比较有安全感。

    她越来越觉得,她现在身旁的这个男人,很恐怖。

    “女人,要去吃什么?”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都快中午十二点了,烟暖故意闹别扭的说道。

    “我没胃口,什么都不想吃?”

    冷三少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加重了力度。

    “女人,是不是因为想起什么特别伤心的事情?所以才没胃口。”

    轻皱眉头,烟暖不太明白,冷三少这句话的意思。

    难道,她的脸上有浮现伤心这两个字吗?

    “明人不说暗话,况且,扭扭捏捏也不是你的做事风格。”

    冷三少妖孽的笑着,确实,拐弯抹角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我的意思是,曾经,谁令你恶狠狠的伤过心?才让你有了今天的聪明。”

    此时的烟暖,有种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好吧!她承认,她刚刚是很认真的重复了杨子涵的那句。

    “女人嘛!就是傻,心不被恶狠狠的伤过,就是学不会聪明。”

    但,这也不代表,她现在冰雪聪明,她的心,就真的被别人恶狠狠的伤过?

    如果真要说起来,连她自己不知道,千年前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恶狠狠的伤了她的心?

    她一脸的平静如水,淡淡然的说道。

    “没有,就算以前有,也忘记了。”

    一个令烟暖毛骨悚然的名字,从冷三少口里,凌冽的蹦了出来。

    “女人,这可不见得吧!难道?你见到你那位,高中时代的初恋情人欧拓时,心没感到疼吗?”

    更加用力的抱紧,自己怀里的包包,烟暖的思绪,有了瞬间的迷糊。

    她只不过是早上,才和欧拓有了些许交流,况且,欧拓还是整过容的。

    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这冷三少为何?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