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北少爷剪刘海

书名:总裁的皇后娇妻作者:秋暖红枫本章字数:2138创建时间:2012-04-29 10:52:20

    这个早上,烟暖是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清醒过来的。

    她努力从床上爬了起来,努力回想着昨天晚上,她泡咖啡的趣事。

    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她怎么会又睡着了?没泡好的那杯咖啡,今晚该继续努力才行。

    “三少奶奶,你醒啦!今天要穿那套衣服?小娇先帮你找出来。”

    抬头,看着焕然一新的小娇,烟暖轻声笑了出来,打趣着说道。

    “今天的小娇,真美。想想,只不过是剪了刘海。但我这放眼望去,怎么发觉,全身上下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刘海剪短了的小娇,看起来,清爽精神多了。

    但,令她闪烁着光芒的却是,那嘴角处高高扬起的笑颜。

    “三少奶奶,你就不要拿小娇开玩笑了,三少爷还在楼下等你一起吃早餐呢?”

    小娇越是遮遮掩掩的态度,烟暖便越想问个清楚明白。

    “小娇,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哦?说吧!昨天晚上,北少爷是怎么帮你剪的刘海,你们又聊了些什么?竟可以让小娇你,笑得比花都灿烂。”

    两朵羞答答的红晕立刻飘在小娇的双颊,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扭扭捏捏,吞吞吐吐的说道。

    “三少奶奶,你好讨厌哦!小娇那里有过河拆桥,我也不知道北少爷是怎么帮我剪的刘海,只是感觉到,他拿剪刀的动作好帅气,然后,他帮我剪刘海的时候,会很温柔的问我,这样剪可以吗?”

    小娇说得心花怒放,烟暖有些许纳闷的问了一句。

    “那你们,还聊了些什么?”

    小娇摇了摇头,有些许失望的说道。

    “看着北少爷,我紧张过度,竟然什么话都忘记说。连最后那句拜拜,都说得勉勉强强。三少奶奶,是我胆小,辜负了你一片好意。”

    事实已摆在眼前,烟暖也不忍心再打击小娇了,她从容温和的安慰着小娇说道。

    “没关系,至少你们已经单独相处过,对彼此的印象肯定加深了。放心,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看了看窗外不算小的雨滴,烟暖又继续说道。

    “看来,今天是下雨天,小娇,帮我拿一件黄色的和一件七分牛仔裤吧!”

    小娇喜欢烟暖脸上从容温和的笑颜,这样的笑颜,会让她感到莫名的亲切和安心。

    “三少奶奶,我这就帮你拿。”

    洗漱完毕,梳妆打扮后,烟暖下了楼,便看见冷三少,正边看着报纸,边很是悠闲的喝着牛奶。

    她不由得在心里开始佩服起冷三少,总是睡得比她晚,但每天都起得比她早,而且,看起来总是精神饱满模样。

    故意在冷三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准备好好的和他聊聊。

    冷三少放下报纸,双手环胸,斜着脑袋瓜问道。

    “女人,你的心里,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烟暖把手里的全麦面包掰成两半,一半留给自己,另一半准确无误的跑到了冷三少的盘子里。

    她悠闲的喝着牛奶,悠闲的吃着全麦面包,淡淡的开口说道。

    “我心里打的如意算盘多着呢,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个?我突然想起,你还没和我细细说明,你和敏芬姐之间的往事?”

    冷三少已经渐渐苦命的习惯,烟暖吃不完的东西,便要他很苦命的消灭掉。

    要知道,他以前可是很讨厌吃全麦面包的,不过,现在吃着吃着,反而觉得,没那么讨厌了。

    或许,敞开心扉,向别人诉说自己的某些往事,也不见得那么难。

    “女人心海底针,我可没有那种心思,在那里慢慢的捞。既然你想听,告诉你也无妨。小时候,很多次,我挨打挨饿受辱骂的时候,都是敏芬姐开导我,照顾我。如果没有她的伸出援手,或许,这个世界早就没有我的存在。而且,敏芬姐也是我妈,在中国唯一要好的朋友,可惜的是,她们身上唯    样的地方,便是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烟暖突然觉得,舌尖上的牛奶没有了甜味。变得,有点咸有点苦。

    冷三少那句,很多次,我挨打挨饿受辱骂的时候?

    听似云淡风轻,却让她的心,着实感到了疼。

    疼得莫名其妙,疼得让她,莫名其妙的想对冷三少好。

    烟南没有抬头望着冷三少,因为她知道,冷三少脸上的表情,便是无表情。

    不想问,却还是不得不问。

    “她们爱上的这个男人,是爸,对不对?”

    冷三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选择沉默。有些事,他不想烟暖知道得太多。

    他们都明白,知道得太多,只会自找麻烦。

    关于这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烟暖只想选择知道,不想探究个清楚明白。

    一脸平静如水,她故意拆开话题说道。

    “你昨晚怎么不叫我起来,害我的咖啡还没有泡制成功?”

    其实,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不知何时?已懂得相互配合。

    冷三少拿起牛奶,一饮而尽,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现在才明白,和某人泡的咖啡比起来,这牛奶简直是人间极品。想来,我真是福大命大,竟然没被毒死,还能安好的坐在这里。可见,原来老天爷,待我也不薄。女人,我怎么可能叫你这只猪起来,继续祸害我这个良民。”

    听完冷三少的大言不惭,烟暖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她起身,拿起精致的玻璃壶,很善解人意的帮冷三少倒了,满满一大杯牛奶。

    “冷大总裁说得是,和我泡的咖啡比起来,这牛奶,确实是人间极品。因此,冷大总裁你,如果不把这桌上的牛奶喝光,那你便否想离开这餐桌了。”

    敢说她泡的咖啡难喝,就算是她泡得确实难喝,也不能当着小娇小巧的面说出来吧!

    还说她是猪,罪加一等。

    不好好折磨一下冷三少,就对不住她苏蒙烟暖这缕,跨过了千年的灵魂。

    冷三少故意拉近他和烟暖之间的距离,他压低自己的声音,在她耳旁低喃道。

    “老婆,你这敢情,是把你老公我当成水牛啦!”

    烟暖柔媚一笑,从容温和的轻声说道。

    “你可以选择不喝,那我只好,晚上继续善解人意的为你送咖啡提神。”

    冷三少缩回自己的脖子,他拿起面前的牛奶,很自觉的喝起来。想起那恐怖的‘鹤顶红’,喝牛奶才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站在一旁伺候着的小巧和小娇,她们敢情是弊笑弊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