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一纸契约(一)

书名:总裁的皇后娇妻作者:秋暖红枫本章字数:2601创建时间:2012-03-19 13:51:57

    “小暖,没事的,我们慢慢记起来,你是怡烟暖,一直和我一样,活泼热情的怡烟暖,你不要叫我筱妮好不好?你一直都叫我妮子的,我们是相识十多年,最好最好的闺蜜。上学时我们是同桌,现在上班我们是同一个公司里的同事。小暖,不要真的把我忘了,好不好?”

    水汪汪的眼里,泪水朦胧。

    烟暖看了,心生怜惜和不舍,请不要怪她,好吗?现在的她,只是一缕魂魄。对这个身体的主人,曾经所拥有的记忆,她也束手无策。

    但,言筱妮这个闺蜜,从今往后依旧是。

    “妮子,不要哭,就算我不记得,不认识你,但你,还照样是我打从心里承认的,最好最好的闺蜜。而且,我还有很多的记忆需要你帮我找回呢?”

    北乔把纸巾递给了筱妮,轻声说了一句,“那你们先好好聊聊,有什么事再找我。”

    送走了北乔,看筱妮擦干了泪水,烟暖才缓缓开口,轻声问道:“妮子,为什么我要悔婚,还割脉自杀。”

    听到烟暖如此的所问,筱妮惊恐的睁大原本就大的眼,脸上宛若叙写着万千的为难。

    缓了缓神,筱妮真的很为难,是不是该对失了忆的闺蜜实话实说?

    看出了筱妮的欲言又止,烟暖坦然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妮子,你都说了,我们是相识十多年,最好最好的闺蜜,难道?还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嘛!”

    松了口气,筱妮真的觉得,烟暖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烟暖,似乎总是带着淡淡的笑颜,优雅亲切,端庄淑慧,不再和她自己一样,毛毛躁躁,迷迷糊糊。或许,这样的改变,对她将要面对的生活,不见得就是坏事。

    但,她却又感到依然的熟悉,也依然是她最好最好的闺蜜。

    “小暖说得对,我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不能直说的。虽然我不知道小暖当初,为何会答应要嫁给冷氏集团的冷三少?但是,我略为清楚你为何要割脉自杀?因为,你割脉自杀的那天晚上,还和我通过电话,当时你哭着对我说,你不想嫁给冷三少,还说什么他脾气暴躁,还有什么克妻命之称,克死了他前面的两个未婚妻。你不想把自己一生的幸福寄托在这样的人身上,还和我说了很多听似生离死别的话语。意识到你的不对劲,我立马用最快的速度赶去你的宿舍,谁知,我赶到你宿舍时,你已经倒在血泊里了,在我发完愣,掏出手机准备叫救护车的时候,那位传说中的冷三少恰好赶到,是他救了你一命。我想,或许他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吧?看他那样子,还挺着急你的。”

    筱妮的话语里,有好多好多奇怪的词语,烟暖在慢慢消化,慢慢理解其中的含义,她现在到底在什么样的一个国度里?为何会觉得自己如此的有语言沟通障碍。

    她也不明白,这个身体的主人为何会答应要嫁给这个冷三少?

    如果烟暖没猜错的话,这个冷三少,应该就是刚刚北医生口中的那个什么吧!

    “妮子,那个,电话,救护车,还有是什么意思?这个冷三少,他又是怎么克死他前面两个未婚妻的?”良久,烟暖才总结出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筱妮无可奈何的眨巴了下眼眸,看来,照顾好重量级的失忆患者,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成长。

    “这个就是我的手提电话,也称为手机,小暖,你也有,桌子上那个就是你的手机,只要我在这个地球里,拨打你手机上的号码,你的手机就会响起来,只要你接听起电话,我们就能进行聊天了。救护车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救人的车子,是一个英文,翻译成中文就是老板的意思。你现在听不懂也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慢慢懂的,至于冷三少是怎么克死他前面两个未婚妻的嘛?听说,我也只是听说,第一个好像是被车撞死的,第二个就死得惨些,好像是被火活活烧死的。还有你,如果没清醒过来的话,应该就会成为他克死的第三个未婚妻了。”

    话落,烟暖的确听得一头雾水,似懂非懂,她还拿起桌上那个直板手机瞧了瞧,既然现在听不懂也没关系,那就留着来日方长慢慢研究好了。

    不是吧?听起来,这个冷三少的确挺恐怖的,克妻命?既然她替这个身体的主人清醒了过来,就说明命硬,没被克死。

    “妮子,我想冒昧的再问一个问题,那个,现在是什么朝代?”

    筱妮听完她这个问题,很不客气的,直接晕了过去。

    “妮子,你怎么啦?快醒醒。北医生,你快点来,筱妮晕倒了。”

    烟暖自我反思,她确实是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但这却又是一个必须问的问题,矛盾惆怅中。幸好,北乔听到她的呼叫声,奔进病房里。

    眼前的大厦,让人惊叹“雄伟壮观,气势庞大。”三十六层楼高的圆柱体创意设计,墨黄色的外墙,银色的水晶状玻璃。艳阳高照下,银光闪烁,金碧辉煌。

    ‘冷氏集团’四个黑体大字,更是沉稳大方,让人远观便清晰可见。

    一名戴墨镜的伟岸男子从大厦里走了出来,步伐带着匆忙。

    司机南曲早已经打开车门在那里候着,戴墨镜的男子欠身坐入限量版的银色兰博基尼车里。

    车门被关上了,南曲坐在主驾驶座上,他回过来头看着戴墨镜的男子,开口问道:“,看你这么匆忙的样子,我们这是要去那里?”

    “去我们的医院。”冷三少刚刚接到北乔的电话,听闻那个女人已经醒了,却又失忆了。他倒要好好看看,究竟是失忆到那种程度,竟然连私家医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好。”车子开始在马路上行驶起来,速度飞快却又平稳,可见司机的开车技术有多高。

    南曲看得出自己对那个未来嫂子的在乎,刚刚原本还在开会,接完北乔的电话后,他的就草草结束了会议,直往医院里奔。

    在红绿灯路口,南曲回过头,对冷三少不怕死的问了一句:“,你很在乎嫂子哦!没想到你,也是个妻管严。”

    笑话,他怎么可能在乎那个女人?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还敢割脉自杀,他和那个女人之间,存在着的只是一纸契约,一场交易。

    “南曲,听说兰博基尼刚出新款,而且全球只有限量版两辆,刚好两辆都被我买了,后天就能到货,现在看来,我得把其中一辆捐给孤儿院。”

    猛滴冷汗,怎么办?被人抓到把柄了,他南曲可是等那辆新款兰博基尼等到脖子都变长了。

    绽放出阳光般灿烂的笑颜,“,你就大人有大量,饶过小弟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开这种玩笑了,求你千万,千万不要把那辆兰博基尼捐给孤儿院。就算让我给你跪下都成。”

    红灯停,绿灯行,车子又开始在路上疾奔起来。

    过了一会儿,南曲才听到他的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一向都是小心眼的人,被你下跪后我会折寿的。”

    说他是妻管严?哼,他冷三少传闻中的恐怖形象可不是盖的。

    南曲边邹眉头边开着车,还低声下语的恳求道:“,那你就当我是孤儿院里的孤儿,把那辆兰博基尼捐给我好了。南曲知道你人最好了。”

    冷三少轻咳,“注意你的语气,我可对同志那方面的事情不敢兴趣,还有,专心开好你的车,不然,下一秒你极有可能会成为无业游民中的一名。”

    南曲很乖的闭上自己的嘴,很专心的开着车,只是,他用心对自己喃喃说道:“梦中的兰博基尼,我一定不会和你擦肩而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