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跨过千年的苏醒

书名:总裁的皇后娇妻作者:秋暖红枫本章字数:2521创建时间:2012-03-19 13:13:54

    苏蒙烟暖觉得自己这一觉,似乎睡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睡得她腰酸背痛,头昏脑胀,感觉特别的累。

    苏蒙烟暖有点吃力的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眸,她努力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白色的床,白色的纱帘,白色的睡袍,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这,到底是哪里?

    她下意识的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平坦得出奇,那种莫名的跳动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腹中的胎儿,难道没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记得,她是在去柳妃的路上,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然后,落入荷花池中。

    怎么?难道荷花池与这里息息相通。但,这样的环境,明明就是她记忆中,不曾出现过的另一个世界。

    这,也许只是一场很奇怪的梦?

    梦醒了,再次睁开眼睛,眼前就会是原来熟悉的一切,苏蒙烟暖这样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苏蒙烟暖缓缓的闭上自己的眼睛,当她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的世界没变,倒是出现了一张特大号的脸,本来就晕晕乎乎的神经,更加没晃过神来。

    “小暖,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真是快急死人了。”

    一头金黄色的发,很是刺眼,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还有那身上的吊带超短裙,更是让苏蒙烟暖看了喘不过气来。

    她无法接受,女子怎么可以穿得如此性感暴露?

    天啊!她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怎么了?

    眼前的处境,让她一头雾水,晕眩至极。

    深深吸了口气,罢了,她一向是既来之则安之的人,但,只求能问个清楚明白。

    “请问你是?这又是什么地方?”淡淡的笑颜呈现在苏蒙烟暖的脸上,端庄却又不失亲切。

    言筱妮也开始晕眩了,她的好友烟暖是怎么啦?怎么连她都不认识了。水汪汪的大眼睛愣愣的直盯着烟暖看。

    “小暖,你怎么啦?是不是那里不舒服?我是你最好的闺蜜言筱妮啊!这里是冷氏集团的私家医院。快告诉我,你是那里不舒服?”

    最好的闺蜜,言筱妮?苏蒙烟暖在自己的记忆中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她还是可以稍微理解闺蜜是什么?应该就是闺中好友的意思。

    冷氏集团的私家医院?这又是什么地方。眼前这位自称是她的闺蜜的女子,无论是穿着,长相,还是说话,都让苏蒙烟暖觉得奇怪。

    “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来你,这,冷氏集团的私家医院又是指什么样的地方?”

    依旧是淡淡的笑颜,淡淡的语气,然后,苏蒙烟暖才发现自己受伤了,左手缠着厚厚的白布,右手还吊挂着一瓶液体。

    “不好了,北医生,你快点来。”

    然后,苏蒙烟暖只见,这个叫言筱妮的女子一脸惊慌的奔了出去。似乎,天踏了下来。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皇朝?有如此刺眼的黄色头发,有如此暴露的服饰,还有如此奇怪的语言。是谁?在格格不入。

    苏蒙烟暖开始沉浸在自己晕眩的思绪中,直到,一位穿着奇怪,长相倒是斯文俊美的男子映入她的眼帘中,才稍微缓回了神,陌生的男子身旁,站着的便是刚刚和她自我介绍过的言筱妮。

    既然是闺中好友,便给了苏蒙烟暖一丝丝仅存的安心。

    陌生的男子在苏蒙烟暖的病床边坐了下去,仔细的把她端详了一会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嫂子,你记得我是谁吗?你真的不知道,冷氏集团私家医院指的是什么地方吗?”

    摇头,苏蒙烟暖浅笑着回答,“不是不记得,不是不知道,而是从来就不明白,不认识过。可以麻烦你们,给我拿个镜子过来吗?”

    陌生男子对言筱妮轻点了下头,言筱妮很快就会意过来,言筱妮说:“小暖,我马上就去给你拿镜子。不要怕,我们慢慢来,北医生是一个很好的人。”

    “谢谢,麻烦你了。”听到如此客气的答话,言筱妮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她认识的小暖绝对不是这样的,小暖和她一样,活泼热情,但,这个割脉自杀刚刚苏醒过来的小暖,却着实给她一种端庄贤淑的感觉,她们是认识了十多年的好友,说话更从未像今天这般的客气。

    这小暖,究竟为何会如此的性情大变?不好的预感浮上言筱妮的心头。

    言筱妮离开后,病房里就剩下陌生男子和苏蒙烟暖两个人。是陌生男子率先打破沉默。

    “嫂子,我是北乔,你的主治医生。虽然嫂子你是割脉自杀,但全身的筋脉都是息息相连的,应该是伤到了脑神经,以致一些记忆的遗失。嫂子,你要好好放松自己的心情,好好休息,或许,就可以慢慢把遗失的记忆找回来了。那个,医院就是给病人看病的地方,再加上冷氏集团私家几个字,就是说只给冷氏集团自家人看病的地方。”

    对于北乔的解释,苏蒙烟暖倒是听得明白,也可以理解其中的意思。

    思衬了一下,她问出自己的疑问,“那北医生,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割脉自杀吗?”

    她苏蒙烟暖明明很清楚的记得,她是落入荷花池中,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她割脉自杀这一回事。

    这个问题有点难住了北乔,毕竟,他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

    “嫂子,这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听说是嫂子你想悔婚,不想嫁给我们的,所以,割脉自杀。幸好,被我们送来及时,不然,可能嫂子你早就因流血过多而致死亡了。至于具体的缘由,可能你问你的好友筱妮会更清楚些。”

    话落,刚好言筱妮就拿着镜子走了进来。“小暖,你要的镜子。”

    接过言筱妮递过来的镜子,烟暖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看到这个情况,北乔和言筱妮停止了袖手旁观,北乔往她背后垫好了枕头,言筱妮帮忙扶着她坐了起来。

    缠着厚厚白布的手握紧了镜子,苏蒙烟暖认认真真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然后,她让自己不断的深呼吸,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这,根本就不是她,枯燥的黄色头发,枯燥的脸颊肌肤,齐齐的刘海,耳朵上还打了五个耳洞。

    但,说不是她嘛!看这脸型,这眼睛,这嘴巴,和她原来自己的容貌却又极为相似。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借尸还魂,灵魂出窍嘛!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罢了,既然冥冥注定,让她带着记忆,用这个身体活着。那她能做的,唯有扮演好这个角色。

    反正,她也厌倦了宫中的生活,唯一不舍,便是自己那腹中的胎儿。刚刚听北乔话语里的意思,想来她这个身体的主人,应该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吧。

    言筱妮看着正在对镜子发愣,一脸苍白的烟暖,关心的问道。“小暖,你没事吧?看这镜中的自己有什么不对劲吗?”

    烟暖还来不及回答,便听到北乔紧接着对她问道:“嫂子,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

    她记得,她是苏蒙烟暖,但那只是灵魂,至于这个身体,她还真不知道是谁的?

    浅淡的笑颜绽放在烟暖的脸上,这笑颜,映在一旁的北乔和言筱妮眼帘里,倒让他们有了瞬间的晕眩,很美,明澈清透,尤如这夏天的微风轻轻拂过,有暖暖的味道。

    “筱妮,我没事,不记得了,请问,我是谁?”苏蒙烟暖提了一个自己都认为很傻的问题。

    筱妮和北乔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眼,看来,这记忆遗失了不少。